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细雨

◎弃子





《细雨》
 
我指给她说:
岸!宝贝,
那是‘岸’
细雨时分。
我给她拍咳
 
复又指着她的
小鼻尖:这是你,
宝贝。
而你也将熟悉
眼前这片海域,宽阔
并带来一次静谧
 
我瞬即说:海。
她默不作声
小手紧紧攥住我的食指
仿佛我不曾描述
任何事物

2018.1.9




《致霍尔》
 
途径南响河时
我认识了一个同行人
短促的口音
描述他的目的地
在五月格尔木
在所有庙宇中的一座
他要把涂料用在那儿
 
现在我知道那个有着
棘手发型的年轻人
已是一个孩子的父亲
一个女人的托付
当车翻过南响河
当暮色的雪山浮现
四野像窜上来的
寒冷。“当我们的眼睛
逐渐习惯黑暗。”

2018.7.16

*末句引自唐纳德•霍尔的诗《喝茶》




《贝壳》

你说到一片贝壳
你说喜欢那布勒斯附近的海域
当然你也说了
残酷,宿命感,和长镜头
在你说到柔软的海岸
可以捡到上好的贝壳之前
你还说起一个老无所依的男人
早已抑制不住了泪眼

2018.3.7




《鱼腥草》

杂乱的阳台
面对杂物棚背后的远山
而脚步声时不时
跺过厨房,是为了阻止
那个依赖烟蒂的我。
当我想起一个人谈到
有关日常诗的震撼
白天的蓬热早已散去
余下翻晒数日的
鱼腥草,和拍动中的斑鸠
在栖停时。
母亲依然要过问那个
无所适从的我
一种责备语气
仿佛当我游走异地
便成为了她的未知
不无忧虑——她知道那个
失落的我。当想象这一切
令我感到了富足

2018.10.10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