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辉 ⊙ 众石头在水中洗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如果没有上帝》(外13首)

◎金辉



《仿归园田居·其三》


收了庄稼以后,到第一场雪下来
之前,我都要到田野里和
路沟里搂干枯的玉米叶子和
野草,粮食不济的时候
家里可以用来煮粥
在野外的时候,当我
用长长的绳子捆好又背起
那些柴火的时候,我对自己说:
三十岁,三十岁的时候
我一定要得到我想要的
但是现在我不会这么说了
如同水满则溢的道理
日复一日的重复劳动培养了我
对待复杂事物和
漫长时日的极大的耐性



《时间》


直到又一次回家时
我才发现我父亲
已经把家里的老式座钟
换成了时髦的石英钟
它们各自换取了五十块钱
再也听不到时间咔嚓
咔嚓的声音了,我父亲说
自那以后,在另外一种声音里
他始终感到手足无措



《梦》


我梦见我的灵魂
三岁或者四岁,已经
像一个诗人一样闷闷不乐
我试着安慰他,想把他
抱在怀里。我以为他很轻
和他的年龄相仿。但是
他一下子从我的臂弯里滑落
在尘埃里开始痛哭
又转而抽泣。哭着哭着
我就醒了,在床下的地板上
我感到另外一种疼,好像
三岁或者四岁时,第一次脱臼
的疼,但是没有一滴泪水


《仿春夜洛城闻笛》


两年还是三年,
或者更久?
我至今念念不忘的,
一直想写进诗里却不能的,
仅仅是——那年五月,
丛山中的草已经绿了,
可是山脚下,凉阴里的
冰层仍未融化,
不时传来的汩汩的流水声。
哦,现在才是三月呢,
时间尚早,时间尚早。


《仿竹里馆》


在不算痛苦的梦中
我早早地就醒了
缓慢地接受命运
但是在有人故去后
屋顶上倒扣着的碗
已经不再接受天空
和天空上的一切
我想它的下面一定是空的
我想我还是不够寂静
一群鸟忽然飞离了一棵树木
愣登的枝头
只留下我自己


《仿古木阴中系短篷》


三月的原野不动,只有风在动,
只有在密林里,我才感觉
自己是安全的。风从枝梢的上空
经过,不吹动树木和我。

远处,不知道哪棵树上风响,
那万物之上真的另有一个人间吗?
且让我保持疑惑,且看这春风
如何一夜之间遍插杨柳。



《仿别董大》


这个早晨注定是个不眠夜。
我顺着河岸上的毛毛道,
一路不急不缓。
我知道我要去哪里,
但是我不知道我要干点什么。
和昨天一样,没有必须的事,
也没有急迫的事。
那里我不认识谁,谁也不认识我
那里的甘蓝五块钱足足
十斤。一周当中足够我们
六天所需,不需要多少肉。
通常只有孩子们总是
因为素食觉得时间过的很慢。
那又如何?接骨木的小浆果
已经捱过了冬天,河床
正在解冻中向我们靠近。
此刻,我并不觉得我缺钱。


《这雨》


忽然,屋子里有
或者没有,一种撕裂的
杨树叶子的气味
刚刚撕过,那杨树的深绿的
正当厚重的叶子
是的,不是桉树或者
其他种树叶的气味
——这雨
就要充斥我的房间
而长久以来,这房间一直空着
我怎么也不能把它填满
怎么也不能把它撕碎



《忽然遇到三十年前的日记》


那是我小学时写就的东西
我任然能辨认出过去的笔迹
甚至能回忆起其中的情景
但是我感到羞愧
我知道,我想告诉自己
那都不是真的,都不是真的
是有人安排了那一切



《花》

    ——与女儿书


孩子的眼睛是开出的花
有时候会像睡莲那样
挤出眼泪。当她收回眼泪
在她的小床上入睡
安静得好像她的每个声音
都有一把锁,你若打开
其中的一把,她就醒了
我从不忍心她接触锋利的东西
我想我应该把它们磨钝
在交给她之前。它们会伤了她的手
而她的手,因为信任
从不会躲避。她的眼睛
绝不会开花在黑暗里,所以
在“永远”之后将变得慈祥


《路》

走下台阶,我们还要
走很长的一段路才能到家
雪还在下,但是很小
坚持不到天黑



《就该这样》


一群麻雀在一棵光裸的山楂上
啾鸣成一团,光影里一派祥和
亲人们依然沉浸在节日的喜庆里
热火朝天地叙话。现在他们
已经不再需要工作。但是一旦重新开始
他们会继续忘掉自我。通过劳动,
他们挣取工资。他们的工资是在
权衡了行业水平和企业成本后的
剩余的部分。他们不关心这些
他们每天要关心的仅仅是快乐与否
而不是在各种道德判断里煎熬
就该这样,就该这样。好像一只
黑尾巴的喜鹊,在电线上颠了两颠
撬动了几下尾巴重又掌握平衡



《立春》


天气很平和,光也很充沛
虽然今天已经大幅降温,并且
伴有阵阵大风。这是完全不同的
两天。昨天并不是春天的开始
而是冬天尚未结束,人不必也不至于
在这一天死去。昨天我很是走了
一段路,路上总是听见喜鹊的叫声
树梢上却找不到它们的影子,后来
还看见几只叫声婉转的鸟影。好像昨天
人间正在传递我即将死去的消息
但是今天我已经不再感到震惊


《如果没有上帝》


冬天的郊野显得格外清冽
人迹很少。这也是
比较理智的一天
我们将更加接近上帝。
踩在窸窣的枯草上
一切自然之声,都好像
是幻听。额头自然向着
天际,探寻鸦巢里的寂静。
这是待在封闭的屋子里
不曾发生的。尽管大风会一直
鼓荡着窗隙,苹果会
微不可查地枯萎。
唯有在上帝身边,我们
才会有短暂的开悟。最近想到
的是要像草木那样自然而然。
有时候,脚下会忽然惊起
一阵麻雀,可见我们的善意
只能传递出三五米
有时候,朝相反的方向想想
如果没有上帝
孤独将更加自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