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8----9月

◎一江




神谕

广场是一块巨大的蛋糕
人群是涂在上面的奶油
当然,也可能是
掺杂其中的布丁或者黑暗料理

神说,所有自认为
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政客,律师,挖煤工
小偷和妓女
都可以获得同样多的一份

到处是一片欢乐的海洋
和“沙沙沙”分食的声音

只有流浪者被排斥在外
等着收拾残骸
——
你知道,总有一些东西会
牢牢黏在蛋糕底座
就像有些人注定
成为城市的牛皮癣一样

神朝蛋糕上吐了一口唾沫
谁也没有看见

2018.9.3

八字有一撇

盲人坐在高一点的椅子上
清早赶来的人坐在矮一点的椅子上
——

你前世曾打死一条
即将分娩的母狗
所以这世多舛
你命中注定有三子一女
奈何晚景凄凉
不得善终

我们相信盲人有通灵之术
能看见一个人灵魂出窍
盲人也深知自己
必要的时候要吐露一些秘密

我们恳请这黑暗中的先驱者
为我们指引一条
光明之道

倘若你不知道自己
出生的具体时辰
盲人依据你双亲是否健在
将给你一个

明确的答复

2018.9.5

给爱人

不管发生什么事
找你就对了

突然停电了
厨房排水管堵塞

芝麻怎么炒才不会糊
明天会刮风吗
冰箱里的鱼
要不要拿出来嗮

别人的妻子同时还兼任
厨娘,清洁工,保姆
老师,医生,善后工作者

而做你的妻子
只要做好妻子本身

即使我懒惰,笨拙
即使我什么也不说

2018.9.8

我有许多孩子

每首诗都是我的孩子
我诞下他们

我记得所有孩子出生的时辰
当时是什么天气
有谁陪在我身边

我记得自己是在痛苦中
还是愉悦中生产

我有几个完美的孩子
也有一些孩子有心理缺陷
还有一些
哦,请上帝饶恕
我在半途放弃了努力

甚至,我亲手掐死他
扔进抽水马桶

我有许多孩子
那些爱的结晶
我知道他们的父亲是谁

而那些孱弱而冷漠的家伙
总是趴在我的伤口上
是一群嗜血的妖精

2018.9.12

我想长胖一点儿

我想长胖一点儿
像一个女人应该有的样子

脸颊不再凹陷
胸脯能鼓一点儿
屁股圆润一点儿
大腿结实一点儿

她们说用碳酸饮料代替喝水
多吃膨化食品和方便面
睡前来一杯全脂牛奶和
一块全脂巧克力

啊,瞧我这瘦弱的小身板儿

小腹扁平
髋骨像一对括号
(有人以为那是两个口袋
没有掸平)

2018.9.12

我们不爱母亲(组诗)
这条路

这条路通往医院
每天我提着饭盒经过
沿途摆满母亲喜欢的莲蓬

这条路还是老样子
买菜的人在车辆中
挤来挤去

可是,再没有母亲
在路的尽头等我

无需再央人给我留黄谷鱼
和新鲜的骨头
——

我提着新买的扶手椅
电吹风与棉质内衣
我抱着小小的风扇
西梅和橙子

最坏的事情已经发生


最坏的事情已经发生

母亲抛下我们
去了一个没有疾病和忧愁的地方

母亲不会再变老
她永远六十九岁
当我四十五岁时她六十九岁
当我六十九岁时
她是我的孪生姐妹

母亲走了
她已攒够所需要的耐心
她曾经服下的药丸
搭成一架五彩云梯

中元节主持仪式的人不在了
我们该如何迟疑着在信封上
写上那些陌生的名讳

我们要走多久
才能找到一处干净的水源
——

水源

母亲站在那里
水淹没了她的脚踝和
长有骨刺的膝盖
水拍打着她的腰身
她的肩膀和脖颈

她的头发轻轻飘在水面上

我们把母亲慢慢放入大海
多么大的一张床啊
托着母亲

水簇拥着母亲
水洗濯着母亲
我们的母亲被一点点分散
又被每一滴水聚拢

海水是灰烬一样的颜色吗
海水有时候深蓝
有时候黑
有时候透明

风只管轻轻推动波浪
哪有什么悲伤


哪有什么悲伤

送走母亲
我们前往酒店
而整个下午和晚上
所有人都在酣睡

接下来的日子
该上学的上学
该上班的上班
洗被子,整理房间

母亲走了
哪有那么多悲伤
除了偶尔拿起电话
又颓然地放下

我每天仍然把淘米水
浇在母亲指定的地方

在夜里,母亲带领我劳作
夏末了,菜园里长豆角和辣椒都已
接近尾声


接近尾声

我们不停地往病房运送物资
我们让母亲察觉到
她将在这里住很长一段时间

开始我们控制她的饮食
后来我们满足她所有要求

我们请医生做病理实验
更换新的药物
我们从菩萨那里求来
茶叶和符咒

我们用温水给她擦拭身体
帮她坐起
——
这让她忍无可忍
觉得自己像个废人

她不停地从高烧中醒来
又不停地陷入黑暗中

黑暗

这么多年我们从未互道晚安
我们以为对方都不需要

现在你第一次先我而眠
妈妈,你不用再给蔬菜浇水
鸡进笼了,猪在栏里做着美梦

煮熟的南瓜已经冷却
明天早晨我们再掺入面粉

我为您守这最后一夜
妈妈
长明灯为您引路
妈妈

这条路没有水蛇和土坷垃
没有孩子们忘记捡回家的斗笠
妈妈

我们有了自己的高楼和自选商场
您不用再熬夜纳鞋底和
给我们缝补衣裳
妈妈

您从未如此安静地睡上一觉
那么晚安,妈妈

清晨的露水会替你亲吻
我们


我们

我们拿走她最喜欢的
辣椒,玉米和粽子
我们只给她喝粥
和一丁点儿水果

我们监督她吃药
看护士每天在她淤青的手背上
找血管

我们不爱母亲
三天之内把她的照片和衣物
烧成了灰烬
我们只给她纸扎的
房子和门童

我们不爱母亲
让她独自一人进入那铁栅栏
进入那匣子和烈焰中

我们不爱母亲
从来不听她的话——

她说要节俭我们总是不
她说不要悲伤

而现在,我们偏偏一直
在哭

2018.8.25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