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幸福在具体里虚化(四首)

◎术香




看河,看搭石

泳水河滔滔流淌,
一些人站在这边,
一些人在那边。

两边人都在说话,
河南口音有,
山西口音有,
声音落进河里,
顺水而去。

河面上有搭石,
从那边过来几个,
从这边过去几个,
人们友好地相让,
只有手势,不用语言。

抱着孩子,
背着农具,
提着礼品,
扛着自行车,
一一过来,一一走过去。

我和我的影子,
整个上午,
移前移后,
却没有过河。
一个在河那边没有亲人的人,
一次次远道而来,
看河,看搭石,
看河,看,搭石。

父亲在南宫山

父亲走后,
我一直不知他去了哪儿。
梦见过无数次,
他都是背对着我,
从不告诉我他在哪儿。

近日多梦,
又梦见父亲,
他说,他说他在南宫山。
他说陕西安康的南宫山,

父亲怎么会在那里?
我翻阅他的旧画,
许多都是山水画,
或铅笔勾勒,
或颜料涂染,
山峰林立,壁陡如削,
山间云雾轻偎,
谷底小溪悠歌。

每一幅画都标明是什么山,
却不写自己的名字,
最多写上年月日。
他画各种山体,
画万千水流,
画树木苍郁与枯瘦。
我给他调过颜色,
给他端过画盘,
给他擦过汗,
给他的画上添过树叶、石子,
也在空白部分点过云朵或小花。

父亲怎么会在南宫山?
父亲选择南宫山,
还是南宫山选择了父亲?
我不知道。
我相信父亲在南宫山,
南宫山的冰川,
南宫山的火山遗址,
南宫山的每片晨雾里,
都坐过我的父亲。

亲爱的南宫山,
请喜欢我的父亲,
他会画画,会唱豫剧,
会跳交谊舞,
俄语极其流利,
会讲不可计数的古今中外的故事
……请爱他,请留住他!

多么好的消息:
我的父亲在南宫山。

不想说话时

不想说话时,
我跟一些影子说话。

影子倚在墙上,
贴于树身,
落在水面,
孤单着形体,
孤单着灵魂。
我不想说话,
影子多么孤单,都不说。

影子是我的,
也是别人的,
落满鸟影,
落满蜻蜓。
花粉及蜜糖,
从影子里剥离,
凝成晶体,
稀成糊状,
没有关系,
影子在影子里继续孤独,
影子在影子里咀嚼寂寥。
香甜部分流失,
快乐部分流失,
生命软化,化至荒芜。

我走向山顶,
我攀上松柏的高枝,
影子自由流浪,
我和我的高处,
不想说话时,
都看不见我的影子。

幸福在具体里虚化

鸣沙山上空,
只有蓝天,没有白云。
每一粒沙仰望,
天空四季辽阔,
飞满沙子的视线。

沙子缘着视线,
一粒粒上攀,
攀多高,落多高,
沙子碰着沙子
沙子挨着沙子,
沙子的肌肤上没有蓝天的气息。

沙子在春天,是沙子,
沙子在每个季节都是沙子。
沙子呼唤沙子,
沙子赞美沙子,
沙子抚摸沙子
沙子的外衣,
沙子的心壁,
盛满沙子。

鸣沙山之外,
有戈壁,有草原,有雪山,
有森林,有江河湖海……
蓝天里没有这些,
沙子看不见这些。
沙子是鸣沙山的孩子,
他们一起看蓝天,
幸福在具体里虚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