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亭

◎刘义



一种语言的气味,确定你来过
地域的接近与精神的溯源。

合金牌上的解说词只叙述你的职位
这对于你的诗,它太微小了。

第一次回来,你说要做一个纯粹的诗人
第二次,巴蜀在你身体内波浪般迁徙

我们都喜欢叫你郑鹧鸪。而最后一次回来
那朵想象的白云飘过故人的圆塔

追随你倾听冰瀑的音声。哪里才是归宿?
你隐居的地方,你读书的地方

你的墓地——最后凭吊之处也消失
在晚清巨变的草莽中。而这座虚妄之亭同样

承受过十年松针的击打,最奇怪的是
那只不可见的鸟,又出现在附近的林中。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