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兵作品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尚兵2010年诗选

◎尚兵



《蛐蛐叫》

先是蛐蛐叫  不敢大声语
后来豹子变回豹骨  赶在拳头握紧前懒洋洋翻身
露出木料场订做的红木床  睡在床里侧的
大都年老色衰  突然一阵木锤敲门  无心理准备
有过大片原始芭蕉林中迷路经历的人  明白那是对蛐蛐叫的回应
叫声渐弱  仿佛迷恋上豹子芭蕉林中散步  豹子不耐烦了
把它放出来  应声四起  好似豹子在偷袭
房子如齿轮咬合的结构也松动了  露出豹子的两条前腿
像饿了三天或若干天  刚从笼子里放出那样
必须接受目力所及不过方圆五里  供它踱步的木地板
是桦木而非番龙眼  低吼  暗哑如冷水浇人醒
仿佛它那天生的好嗓子是摔不掉的包袱  从此断定
那日说它病得不轻的训兽师应藏于芭蕉林中
而声带开始出血的蛐蛐都该捉回笼子里


《身外之物》
 
平衡木  见过  还记得它身上的油漆味
吸引  隔着皮革和木板也能闻到  工艺简单
花费了大胡子老李两天工夫  抽自制卷烟
玩扑克  悠闲、不出汗 暗示平衡木的意义
有一部分体现在时间的利用上  而多余的力气
集中于一点  刨子、电锯、三角尺
放在身体不远的地方  心理塌实  安全感
别人给不了  别人只看到表象 认为力气
是再生物  别指望一次性耗尽 今天是平衡木
明天又可能是旋转木马  今天筋疲力尽
明天又立马精神抖擞  两件事
明摆着包含两种方向  或左或右
力气的大小  身体是试验场 左边轻一点
身体舒服一些  右边重一点 出汗快一些
反复实验  直至身体溶入生活 成为
可以平衡左右的常识  成为凭力气
来决定胜负的工具  反之
则一点点耗尽  如蝉脱壳  沦为“身外之物”

 
《两只鸟》

抬头 两只鸟躁动  行为艺术  暴露形体
一阵轻音乐 使之安静 扯远些 莫扎特
和肖邦在暗中注视 音乐的诱惑 由密到疏 
从苦楝到金钱榆  在交配中分出高下 雌是雌
雄是雄  忍不住大叫 走庸俗路线 无非赞美你
你叫一声 我落一片羽毛 你叫两声 我落两片羽毛
受教育 从异性相吸开始 在兴奋中结束
一起一落 姿势是肉体 快活是心灵
现象与本质的区别 从来都依靠直觉判断
称鸟为禽类  称猴为灵长类  从飞到爬行 
都是进化产物  那么飞来飞去又何妨 调情又何妨
高兴时鹦鹉学舌 不高兴时从高处一头栽下……


《花与花粉》

花蝴蝶  花粉  花小姐  花花世界
我误闯  坚持正当理由:内心有花的欲望
是歪打正着  还是春光外泄  为了证明自己
早过了青春期  我必须声明  头发稀疏的
那个“我” 正在还原  还原成蜜蜂采花的姿势
还原成味觉对花粉的过敏  还原的速度加快
蜜蜂发出的“嗡嗡”声就强烈  “嗡嗡”声
传到蜜蜂飞不到的地方  变安静  有如钝器藏身
花粉也失去作用  或许我误闯  蜜蜂采蜜之一种
不像那个“花”呀  只会“乱花迷人眼”
只会“花丛中嬉戏” 不留情面  闯的勇气
看呀  花的世界  花开花谢  好象一边怀疑
又一边肯定  好象蜜蜂飞了又停  一再转身
我一旦主意不定  就用“嗡嗡”声来提醒
是花粉之于花的否定  是蜜蜂对周围世界的回应

 
《怀疑的悖论》

怀疑  早晨  零下
会不会出现冰水混合物
天气冷  多面性  试着站在冰面上
清晰而具体  呵着热气  怀疑是相对的 
包括水下的鱼  它们专注于觅食、交配
动静须结合  悖论之一  它们搅动水草
悖论有了新认识:冰面可比喻为镜子
换个角度  早晨是短暂的
也可理解为:冰面薄  站的时间不宜过长
关键点  愿不愿意起主要作用
边站立边四处张望  河对岸也属于怀疑的范畴
新修的路笔直  三三两两的人算不上围观
响声渐大  是“它们”吗
此时  再把鱼类比作“它们”已不合适
左右为难  保持站立的姿势也不合适
进退之间  仿佛冰水混合物就是怀疑本身


《底线》

放风筝  小儿科  亲近大自然
主次分明  伸手摘桔子  缓解压力
流水不腐  清清嗓子  耳听八方
掌握技巧  此处花草  对应别处风物
符合进化论  推理  猫头鹰的食谱
排名靠前  营养丰富  猴子从中学会挠痒痒
精神胜利法  蜜蜂满足于采花  蜻蜓点水
保持惰性  反弹、向上  力往一处使
露野心  风景大好  牛吃草  熊出没
坚持底线  风险  我爱大自然
我愿沉入河底不浮上来


《启发》

启发  借来的铁钳子  不顺手
试试看吧  切入点  要照顾别人感受
力气大是自己的事儿  咔嚓一下  犯错误
安慰自己  事不过三  范围广  果实砸头的偶然性
大胆否定一次  莫忘了工具与力气的关系
年前把铁管堆高了  空间变化大 以数量取胜
从一到一千  不留退路  中途有人打电话
有人把车子停靠在院门外  “怎么说倒就倒了”
“圆形吗?”  几何学不可全信  费力不讨好
心情放松不了  似有毛毛虫爬上身  一阵紧过一阵


 《抛物线》

抛物线  无力感  在色拉油、蔬菜
绿色水果之间建立联系  三者合而为一
远看似一直线  近观如隔靴搔痒
断定盲人摸象的逻辑有依据  偶尔出门
顺手牵羊得掌握好时机  天不怕地不怕 
溜进实验室看毛片的热情不减  夜深人静时
大喊大叫制造噪音  人来疯  见不得广场
气球越飞越高  心痒痒  身体某部位
又长高一寸  可以骑单车某地一日游了
可以在生人面前装神弄鬼了  心有多大
忍耐力就有多大  有人爬铁塔  付之一笑
有人护城河里裸泳  避而远之  有人兜售
性工具用品  就索性躲在玻璃门后面伸舌头


 《晚点》

晚点  火车站的两张脸  不对称  某次失误
几何学仅限于图纸  幸而出站人流有序、节制
空腹  属于少数  经验不足  不关心报亭有圆顶、
候车室有扇形玻璃  间歇性胃疼  仅仅是开始
非遗传  胃药比食物重要  不属于身体内部
需要舍弃的那部分  狠狠心  疼痛加剧  听不见
孩子哭、母亲哄  站在一旁的男人属于大多数
新角色适应不了新经验  只知道头顶的广告牌是新的
站台栏杆会使人手感冰凉  一阵忙乱之后喊饿
疼痛的间歇性  频率加快  对应黄牛出没  五米开外
退票窗口排起肠紊乱队形  他们理解的晚点  只能
让位于理性中的温饱  矿泉水和面包  看得见、摸得着
它们既不属于多数也不属于少数……


《剪刀、石头、布》

剪刀、石头、布  一、二、三  开始  鸡打鸣  再开始
游戏  谁制定谁就是落水者  大喊一声  听不见  都在深水区
救命稻草  新名字  难免张冠李戴  戴错了也是胜者
鸡打鸣  三遍  围观者喜欢在岸上张望  剪刀、石头、布  光说不练
一、二、三  别开始了  经验之谈  比救生圈安全  类似于只杀鸡不取卵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