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亭 ⊙ 波斯花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如同黑鬼墓地的装饰 (译作)

◎蓝亭



如同黑鬼墓地的装饰
(赠亚瑟鮑儿)

华莱士·斯蒂文森

 

I

在远远的南方,秋日正在过去
如沃尔特·惠特曼漫步赤色海滩。
他在歌唱,吟唱着他所是的部分,
那些曾经的和要来的世界,死亡与岁月。
没有什么是最终的,他吟唱。没有人看见终点。
他的胡须似火,他的拐杖是跳动的火焰。

II

夜风为我叹息,在橡树喧闹的树叶之中。
我疲惫。为我沉睡,小山之上的天空。
喜乐之阳,当你升起时,响亮地、响亮地,为我叫喊 。

III

这是十一月的第一天,树木无叶
它们的黑色显然,这让人首次
了解到设计之根基的怪异
 
IV

冰霜垫子底下,云朵垫子之上
这其中存在着我幸运的范围
那些冰霜与云朵的幸运,
皆为雷同,除了那些犹太教师的规则,
快乐的人们,分别开来冰霜与云朵。

V
 
若对宁静信念的探求要是终止,
这未来也许就停止再不从过往出现,
不从充满我们的那些出来;然而探求
和未来从我们里面出现,即显为一。 

VI

我们必死,除了死亡
穿着他白垩的紫色的袍子。
没有经历一次教区之死。 

VII

那情绪如此轻易随着这午后
流过最为单纯的词语:
实在太冷去劳作,此刻在田野里。
 
VIII

从那空洞而宏伟的
圣殿之灵出来,让我们创作圣歌
隐密中歌唱如同情侣。
 
IX

在一个普遍贫穷的世界里
惟有那些哲人们臃肿地
反对这些秋风
在一个永恒的秋天。

X

在告别与没有告别之间,
这最后的怜悯和最后的失去,
这风和风突然的降落。


XI
 
云朵升起好似沉石
借助同样的意志失去它的重量,
那由淡绿变橄榄色再转蓝。
 
XII

感觉你里面那古蛇,阿南刻,
感觉你蜿蜒的往前
这些都没有给冰霜加添什么恐怖
只在你的脸庞与发梢闪烁。

XIII

鸟在黄色的院子里面歌唱,
啄食比我们更为艳丽的外皮,
绝对的舒心舒服。


 XIV

铅制的鸽子在入口的门边
必定迷失另一只铅制伴侣的对称,
必定看见她银色波澜的追随者。

XV

端上那些在初雪中粉色的果实。
它们如同图莱特的一页
在新社会的毁灭中,
鬼祟地,被蜡烛阅读而不再需要。

XVI

如果思考会被吹散
这就是那些有单纯空间感的人们
居住存留之所。

XVII

亚洲的太阳爬上地平线
进入这憔悴而稀薄的空气,
一只被虚空与冰霜瘸腿残废的老虎。

XVIII

究竟我是否应该与我的毁灭者摔跤
以博物馆里那肌肉强健之姿?
可是我的毁灭者避开了博物馆。
 
XIX

夜晚结束时,入口的一个敞开,
一个奔跑的往前,练习时伸展的手臂。
第一幕,第一场,德国国家歌剧院。

XX

哎,可这无意义的、自然的肖像!
发人深省的异常应该出现,
眼中的玛瑙,簇生的耳朵,
最后在玻璃状的草丛中肥胖的兔子。

XXI

她是一个影子,在记忆中单薄
如同雪底古老的秋,
那是一个人在音乐会或小饭馆所忆起的。
 
XXII

空洞声音的喜剧
来自于真理,而非来自我们对生活的讽刺。
故此紫色的杰克与深红的吉尔,黏在一起。

XXIII

鱼挂在渔夫的窗口,
谷物在面包房,
猎手尖叫,当雉鸡从天坠落,
思量一下关于懊悔的奇怪的词法学。


XXIV

水面明亮与蓝色上面的一座桥,
河水冰冻之后同样的桥,
富有的半斤,贫穷的八两。

XXV

从黄鹂到乌鸦,注意音阶上的
下降。乌鸦是现实主义者。但是
也许黄鹂亦是现实主义者。

XXVI

比利时葡萄肥硕的模仿作品
超过赭色光环的整个盛装。
蠢猪!大师,葡萄现已到此。

XXVII

约翰·康斯特勃,他们无法移植
我们的涌流也拒绝昏暗的学院。
尽管皮克特人给予我们其它的印象
以其对铁狗、铁鹿的品味。

XXVIII
梨端上桌的时候应该满了汁水
温暖中熟透,温暖中供应。就以此
条件,秋天迷惑了宿命论者。

XXIX

以假装的暴力窒息每个幽灵,
蹂踏磷光的脚趾,从骨头上
直接撕掉黏性的组织。
沉重的钟,喧闹地敲响。

XXX

母鸡半夜啼叫,没有下蛋,
公鸡啼叫了一天。小公鸡尖叫着,
小母鸡发抖颤栗:丰富的蛋好了,产下来。

XXXI

满满的磨坊水池,或一个愤怒的念头。
灰草随风飘走
耸立的刺槐在河岸旋转
灵巧的善行才是实际的。

XXXII

诗歌是一种气态的讲究
不确定地存在,不能长久
然而超越了更为充沛的模糊,光芒四射

XXXIII

就他所有的紫色,这紫色鸟儿必定
注释了他的舒适以便反复
度过稀有之物所有庞大的沉闷。

XXXIV

安静的十一月。田野中的礼拜天。
静态的水流里面静态的倒影
隐形的环流依旧清晰地循环着

XXXV
 
人与人之事务很少打扰到
这位天气的权威,他从来没有停止
把人当作抽象的,滑稽的综合
 
XXXVI

孩子们坐在楼梯上哭,
在去往床的半途,此刻一语道破,
一位纨绔之星即将诞生

XXXVII

昨夜玫瑰向上升起,
将其花苞推出暗绿色的叶面之上,
秋色中的尊贵,胜过秋的尊贵
 
XXXVIII
 
柯罗的画册不是成熟的。
过一伙儿天空变黑就好多了。
金黄的雾气不完全是雾。
 
XXXIX

并非艺术鉴赏家的海洋,
而是丑陋的外星人,那面具讲述着
莫名其妙的事物,却不难理解。

XL

标准的曲目总是按部就班
这样就完美了,要是每场
不以开场,而以最后一人的结局开始

XLI

菊花青涩的气味每年
都来伪装机器之叮当作响的机制
那机器之中的机器之中的机器

XLII

制作香肠机的神,庄重的公会,
或可能的,只顾赞助的圣徒
被抬高尊贵得仿佛在镜中的神圣

XLIII

好奇地,生命之密度
在一个特定的平面是确定的
将所见的腿数除以二。
由此至少人数就固定了。

XLIV

新奇胜过第一回合所吹的东风。
秋天没有什么所谓的无辜,
然而,也许,无辜从未逝去。

XLV

另一个快乐的片段。这些话
是一个女人的话,不太可能满足
甚至一位乡下鉴赏家的品味。

XLVI

一切如钟摆嘀嗒。那人的橱柜
终究为了时间而疯狂,不顾
那些布谷鸟,那位狂人因钟表疯了

XLVII

太阳寻找一些明亮之所去照耀。
树林是木制的,青草枯黄纤细。
池塘不是它寻求的表面。
它必须从自己创造出来自己的色泽。

XLVIII

音乐尚未写好却存在着。
预备过程漫长,而且需要长期的专注
为了那一刻其声响比我们自身还要轻微。

XLIX

需要一些气候潮湿的浓重夜晚
使得他转向人们,在他们之中寻找
那他们不在时所找到的一切,
一种快感、一份痴迷、一片痴情。

L

软弱的联合发展出力量
而非智慧。所有的人加起来
能为秋天坠落树叶中的一叶复仇吗?
可是智者会在雪中建造他的城池来报复。

 
蓝亭 译

译者注: Arthur Powell,是诗人公司在迈阿密的同事。这些零碎的五十首短诗,都是诗人在上班路上写的。亚瑟他告之诗人,散步路过的地方有如黑人墓地的装饰。黑鬼,用的是Nigger,因词语有轻蔑之意,从白人口里说出来很刺耳,但是因为这不是关于种族歧视的诗歌,或许借此诗人暗指二战中受逼迫的犹太人,这词则是表达了对受压迫者的同情恻隐之心。这首诗歌里面隐含的不少是对当时创作期间所处二战的日本,如十七节的亚洲太阳与老虎,以及二战的德国带给世界之死亡的讽刺与抨击,是华莱士恢复创作之后的又一力作,也是他少有的政治体裁的诗歌。Anake,阿南刻,字意是为必然性,古希腊女神,传有蛇身掌管命运。Gemutlichkeit,德文意指温暖接受的,善于社交的。Toulet,法国十九世纪诗人。John Constable,是英国风景画家。Corot,法国十九世纪山水画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