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2月)之一

◎伊沙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411)》

坦克行进
开着开着
开成了
梳妆台


《梦(1412)》

老校区的
教工信箱
一个被弃用
很久的
上面写着
"吴胖子"
的生锈邮箱
被我打开了
里面还有
一堆信


《梦(1413)》

还在柬埔寨旅行
沿着湄公河前行
河岸上牛羊遍布
不再那么瘦
波尔布特
身穿白衬衣
斜刺里杀出
冲我们怒吼道:
"这是柬埔寨的山河
这是柬埔寨的牛羊
不许外国人欣赏!"



《梦(1414)》

阴谋家徐
在到处给他
收卖的年轻人
安排工作
要求我也
接收一个


《梦(1415)》

雪落在
中南半岛
印度支那
柬埔寨
洞里萨湖畔
吴哥窟的
残垣断壁上

一队瘸腿的蜡象
一二一
一二一
响着铃铛
从寺前走过



《梦(1416)》

有一列开往全球的列车
在展览红色高棉的罪恶
一车皮一车皮的罪恶
死去的人像沙丁鱼罐头
浸泡在血水里


《梦(1417)》

昨晚看的
德国或奥地利电影
《与谎言共枕》
在梦中复盘
如此梦境
先前有过
自写《梦》以来的
十年间
没有过
所以本诗是新的



《梦(1418)》

足球比赛
增加了宗教加分
但不是白加
由一队派一名球员
你有多少宗教徒
就把多少个足球
朝篮框里踢
踢进几个加几分
巴萨的优势更大了
梅西毎场都能踢进
六七个



《梦(1419)》

欧洲某小国
(类似我去过的马其顿)
国际诗歌节
距我朗诵还差两个人时
我走到台侧去候场
该国总统忽然驾到
总统的保镖
一个彪形大汉
冲到我面前吼叫道:
(用中文)
"你站在这儿干什么?
想刺杀总统吗?!"



《梦(1420)》

梦中的极夜世界
是常有的
我要穿过一片
孩子统治的街区
必须留下几块
买路钱
掏口袋
钱不够
微信支付
钱也不够
两项合起来
总算够了
他们还说不够
就像柬埔寨
金边咖啡馆的
女服务员
只会单个结账
所有人加起来
就不会了
我还是没有通过
这片街区


《梦(1421)》

我站在一个反扣的
巨大的铁锅顶上
摊煎饼果子


《梦(1422)》

情人节当夜
妻梦呓:
"我炒的菜
怎么可能
忘放盐?"


《梦(1423)》

所有农作物
都肿大了一倍
滋味营养
寡淡了一倍
因为用了
曹谁牌大尿素



《梦(1424)》

梦也会是抽象的感觉
你拚命想符合
某种标准
可怎么努力也达不到
这是一生的沮丧



《梦(1425)》

妻的梦呓:
"进了三千斤红薯
卖不出去⋯⋯"
前几日
她问过我:
"南方有没有红薯?"
为她秘密写作的
一部长篇小说的细节



《梦(1426)》

过年了
父亲
吴雨伦的院长
都住在我家
一起过年



《梦(1427)》

过天舒
出了一本小说集
吴雨伦认直记下
一个网址说:
"这个要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