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春诗歌·贰(十首)

◎德乾恒美





 
过黄河
在尕让停顿吃面
推门
进来几位牧人
听他们交谈
是要去宗喀衮本
看发型装束
他们可能来自俄洛
一桌人轻捻佛珠
喃喃诵经
我不由的想起少时
和母亲
在黄河一岸
乘坐驳船
到河的另一岸
对面的红衣僧人
盘腿趺坐
手握大颗念珠
头顶右旋缠绕的
硕大辫子
像一朵云
悬浮在额际
等我回过神
听到朝圣者
要伙计
在白水里下面
 


 
诸事缠身
出门抽根烟
关上门
楼道内灯光齐亮
猛吸一阵
灯光渐次暗去
烟灰撒落衣裤
跺脚
灯光复又亮
才发现脚下纸箱
里面整齐摆放着过冬的菜蔬
细数
是十九块土豆
三颗紫皮洋葱
它们敦圆肥厚
我掐灭烟头
揉入纸巾
开门、反锁
泡一杯茶


暗隙绳蝇
 
物事模糊,捉摸不定
正因如此,我对它充满好奇
以至于想当然地以为
它就是我所期望的那个
或者那样,而它使出所有计谋
要我一目了然它强大、繁复的力量和节奏
 
抓住具体的它,近距离盯视它
反复观察它的手臂,它破损的面部
以及从它身体上剥落的细密的纹理
 
我,不动声色
重新对它进行空洞的回想和归纳
以便抓住它最初的样貌
那些不再具体的——
形状,颜色,质感,气味和亲近
当它们统统空空荡荡之时
光芒之下,空无一物
所有武器,手臂,工具和方法论
皆因时间的虚耗而费尽神形
 
我,翻阅古书
鉴赏现代的黑白电影
用削尖的竹节记录发生的一切
甚至,会无趣地——
不由自主地舞动身体
揣测事发时感受力包容的空间
 
可是,闭上眼吧!
扔掉所有书和影碟
画卷,以及胸大无脑的舞伴
平躺,侧卧,或者像野兽一样俯下身子
悉心谛听漫无目的的流云的滚动
在大脑的罅隙和污浊的胸口
像一部时帧密集的
自由出入于上天和地狱之间的绳蝇
捕捉分离于中心
远去和游走的它的每一部分
 
  
保留地
 
保留,需要极大的容忍
然则不保留
又会是另一种假象
 
 

 
肃穆圣咏
爆竹声声
 
  
仔细人
 
他处处谨小慎微
抽完烟,明明掐灭了烟头
却还是引来了一场大火
 
 

 
东方壁画里的飞翔从来不需要翅膀
  
 
世间法
 
人间的法律制裁了一起
发生于人神交界处的案子
逮捕了一位人们崇信的神祇
理由是祂爱上了一位人间的女子
凡人怎么也想不通祂因何将爱独施与某一人
 
 
她轻易就能流出的泪
 
在后来的很多时候
我开始变得警惕­——
就像上帝无暇垂悯深山老林的野人
和黑非洲苦难的部落
生物演化史上灵长目偷取猛兽
用来欺骗猎物的技艺
已然成为人类完美感官的巨大Bug



 
神经病,毒蛇,妈妈。
喘粗气,抹布,蟾蜍。
耍流氓,口交,痉挛。
马蜂窝,灰尘,叛逃。
叫父亲,字母,语文。
路过她,潮湿,花蕊。
后半夜,铁器,寂寞。
禽流感,沸水,病毒。
同期声,沙哑,谎话。
生殖器,红肿,萎蔫。
走夜路,魔鬼,野狗。
谋杀案,紧张,封闭。
想象力,闭嘴,闭眼。
会议室,可能,乌鸦。
爵士乐,往复,黑人。
长筒袜,精液,痕迹。
二手货,死胎,嫁衣。
艳阳天,微风,羞怯。
吸氧机,白色,锈迹。
红烧肉,红唇,大腿。
小卖部,香烟,文盲。
夜总会,刮痧,硅胶。
消毒剂,鳄鱼,泳池。
摇滚乐,钢丝,电压。
青海湖,金鱼,雷霆。
玛曲喀,枪眼,炮坑。
塔尔寺,方言,菩提。
片尾曲,低音,迴声。
忧郁症,蜕皮,白光。
布鲁斯,碘酒,伤口。
屠宰场,清洁,电锯。
高速路,嗜睡,炎热。
金枪鱼,中指,牙垢。
黑丝袜,牙齿,赘肉。
红玫瑰,热吻,宿醉。
离合器,喷射,纸巾。
救生圈,海藻,红海。
避孕套,发屑,纸篓。
环卫工,闪烁,疾驰。
朗玛厅,奶茶,酒瓶。
麻将馆,汗臭,香水。
图书馆,卡片,证件。
美利坚,摇滚,大麻。
英吉利,雾霭,墓碑。
帕邦喀,云朵,天梯。
天安门,红旗,球鞋。
过滤嘴,灵魂,沉淀。
碳酸钙,牙签,棉球。
洗浴盆,肥臀,泡沫。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