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晨骏 ⊙ 棉花小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9年的诗(三)

◎吴晨骏



吴晨骏  2019年的诗(三)


《太阳》

前天(17号)中午
杨黎发表他的《远飞1149》
顺便说了一句“出太阳了”
这句话后面跟了
三个太阳的符号
表示他很看重出太阳这件事

此后不久我从床上爬起来
看到我家窗外是阴天
没有太阳
下午甚至还下了点小雨

今天早上十点半
杨黎发表《远飞1151》时
说“要阴到下周二”
可今天中午,我站在厨房里倒水喝
阳光穿过窗户玻璃照着我
我抬头看了一眼前面的楼顶

悬挂在那里的
真的是太阳

    2019.2.19


《虫洞:对<太阳>一诗的解释》

杨黎与我住在同一个城市
他前天就能看到
我今天看到的太阳

要么他以接近光的速度
进入了我的未来
要么我在负能量的作用下越过虫洞
抵达了他的过去

当然实际情况不会这么极端
他住在城西南
我住在城东南
中间隔了半个城市

也许是城市上空游走的云
把我们看到太阳的时间分开了

    2019.2.19


《元宵节》

去年我们去常州时
最初接待我们的两个人
在我从常州回来后
我居然没在诗中写过他们

他们是雪鹰和沙漠子
雪鹰给了我好几本他编的诗集
我也没好好看(因我总在做些
别的事情,有空我会看)

雪鹰带我们参观了常州的公园
和塔,一座美丽的塔
沙漠子在中午时请我们去他家
附近的饭店喝酒

总之,很好的回忆
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元宵节祝他们快乐
祝他们得到苏东坡诗魂的护佑

    2019.2.19


《洗牙》

江华才40岁出头,真年轻
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很年轻
以前我们在同一个单位
做过半年多同事

有一天他向单位请假半天
去医院洗牙,回来后他说
洗过的牙,缝隙变大
还不太适应

我没有洗牙的经验
我一般是把牙拨掉
再装上假牙
简单粗暴

    2019.2.21


《躺着》

我躺着,思考我人生中的一天
今天我起床后的第一顿饭吃什么
昨天的菜还有剩,饭没有了
起床后我要煮点稀饭

我要把自己的生活弄得
像电影中那些住酒店的贵妇一般
躺在床上摇铃,就有人送吃的来
我刚才读了两到三篇文章

其中一篇写美国的夫妻
合伙杀小三
一篇写贪官的老婆
劝一个小伙子承认强奸杀人

    2019.2.21


《任化民》

看了赵波女士转发的
文章(她总转些有意思的文章)
写吉林大学教授任化民
在文革期间隐姓埋名
流亡内蒙古大兴安岭的故事
任教授吃了好多苦
在森林里以伐木、采木耳为生
遇到过黑熊,差点丧命
他盼啊盼啊,终于沉冤得雪

    2019.2.21


《野猪也听到了》

我提着一把猎枪
在原始森林中打野猪
我潜伏、瞄准,再射击
嘭,一只野猪倒下
还有几只跑掉了

我准备继续追寻那几只
跑掉的野猪
耳边却传来森林之外朋友们
的喝彩:“打得好。”
声音之大,使整个原始森林
都为之颤动
我想那几只跑掉的野猪
也听到了

    2019.2.21


《反动话》

我三姥爷晚年
饭量特别大
我妈请他吃饭
他吃了一大碗之后
还要添饭

他活到89岁
从83岁开始逐渐忘记
身边人的名字
而他对时间久远的事
却唠叨个没完

他当年在供销社
做营业员
一个女顾客说了
一句反动话
被抓进监狱

我三姥爷翻来覆去
说这件事
我妈和别的亲戚
都用异样的眼神
看着他

    2019.2.22


《诗意》

得一忘二(范静哗,
笔名“得一忘二”)
批评了一通“口语诗”
他的意思是文学语言要超越日常

教育部门把《陈涉世家》
从初中课本中删掉
将来它更可能乘坐时光机
回到汉代去烧《史记》的原稿

这两件不相干的事情
构成了我今天的诗意
哦……还有那些在世界上飞来
飞去的女人们:赵波、陈娘等等

    2019.2.22


《关于“口语诗”》

得一忘二纠正我
说他真正的意思是
一个民族的
文学语言不能仅仅
是毫不超越日常

好吧。我承认他说的
很有道理
只是民族本身
不会写诗,民族不会写口语诗
也不会写朦胧诗,或文化诗

而执笔写诗的
是一些凡夫俗子
他们从母胎中
生出来时,喝的第一口奶
就是口语诗的乳房
流出来的

他们不会写朦胧诗
也不会写文化诗
他们只会写口语诗
因而他们很痛苦
又因为他们人数庞大
他们像AI时代的铁甲战士们一样
令人恐惧

得一忘二的心情
我都可以理解
当他站在新加坡的海边
遥望他的故国时
难免会心生无限的忧虑
为民族,为文化……

    2019.2.23


《出远门》

出远门之前
我沐浴更衣(内衣)
今天不能睡太迟
同行的朋友
如果你明早醒来
看到这首诗
请记得
带身份证啊

我必须睡了
我呼唤梦的使者
用星光做成绳索
把我拖进梦中

    2019.2.23


《关于“口语诗”(二)》

很早之前,我不知道自己写的
是什么诗。当时朱文还叫木二郎
我还叫欧阳仁,刘立杆还是叫刘立杆

我跟在画家于小韦的后面写诗
朱文则较多介入刘立杆和韩东的关系
刘立杆写的是文化诗,这个我们都知道

我第一次听别人说起“口语诗”
是我去福建后听荆溪和子梵梅说的
在南京时,我只听说过“口语化写作”

口语化写作,重点在于写作
而前面的“口语化”,就是语言朴素一点
这是我的理解,见笑于得一忘二兄

    2019.2.23


《孟秋与毕加索》

孟秋去西班牙毕加索故居
看到毕加索朋友们的画
都非常精彩
这对孟秋触动很大

孟秋说,我们现在只知有毕加索
而不知毕加索的朋友们
姓啥名谁
他为毕的朋友们感到悲哀

孟秋说,如果毕加索没去巴黎
也许就和他朋友们一样寂寂无名了

我顺着孟秋说,
是啊,巴黎有很多艺术家
莫迪里阿尼那时也在巴黎
他与阿赫玛托娃搞过

    2019.2.26


《鲜卑人》

杨黎说他
实际上是鲜卑人
不是汉族人
这就复杂了
鲜卑人也是外国人
是在中国大地上
消失的外国人
在提到鲜卑人的同时
我记得他还含糊地
提到西昌
就是那个发射火箭的地方

    2019.2.26


《找醉和试醉》

金磊严肃地指出
宝光与我都爱好找醉
就是酒喝到一定程度
开始要酒喝

宝光的情况我不了解
我只与他喝过两次
一次红的,一次白的
喝完我们都醉得没有道别

我不认为我在找醉
我是在试醉,试了很多次
我觉得在体能较好时
我喝白酒最好不超过半斤

    2019.2.26


《育邦的稿费》

今晚去吃了一部分
育邦的稿费
《从乔伊斯到
马尔克斯》
我们肯定没有吃到
马尔克斯
我们从乔伊斯吃起
最多只吃了卡夫卡
连普鲁斯特和博尔赫斯
都没来得及吃
书里面有31位文学大师
其实我们吃得并不多

    2019.2.27


《失眠的女人》

于小斜半夜失眠
她写到,她看不动
有硬核的作品了
她只想看些好玩的

她所说的硬核
我想,就是一粒
经过无数面镜子反射的
最后一面镜子里的核桃

    2019.2.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