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鸟盆

◎弃子






 
《给父亲的呜》
 
我的儿,当初他凝视这一湾水面
还不会说出任何一个字
我知道他心里会有一个字,有数千个
但他只说出了“呜”
对日落和那边的香樟丛说“呜”
向窜出水面抖动着尾羽的野凫说“呜”
我的儿
如果那时水上映着的不是一片夜空
星星会燃烧殆尽。
我的儿,后来他长大成人
粗枝大叶越过了我
当我们同眠在单薄的行军床上
透过旧防所的窗台,
当我也凝视这一湾水面。
 
2019.3.4



 
《鸟盆》
       ——题纪录片《人生果实》
 
园子里的迎春花开了,白色的花
“迎春花
是不是很美呀!”
这是一个指示牌,在栗树下面。
鸟盆里盛着几天的雨水
或许还映着午后树影
(一小片澄澈的晴空。)
麻雀飞来,后来是斑鸠
它们都要在盆子里洗洗翅羽
我从未见过鸟清洗自己的翅羽
在水盆上稍作停留
而后离开
不沾染灰尘也许指的
是这样的瞬间。也许所有这些
都要诉说起一次台风天——鸟盆破了
像被一双乱风般的手收走
年迈的主人却安慰说
想想积极的事,
就当是它的时候到了。你不必
暗自伤心。
 
2019.3.2




《矢车菊》 

你一定见过一个女人,随身携带着一小盆土 
她搬来梯子 
你也一定见过她,从梯子开始 
很迅速的 
被蛀空了 
你曾见过她 
在幻觉楼层里 
细若游丝 又似破绽 

2011.10.19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