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刘术香 | 《节气谣》(完整版)

◎术香






立春谣

 
立春此刻如墙,
内外时光游走,
谁属于谁,
谁粘附谁,言语凝滞,
只有主角没有旁白。
 
青色石块,红色瓦砾,
此起彼伏的旧念,
裹紧时光又被时光裹挟,
神谕遍野,旧着飘来又旧着飘去,
旧柴之味,旧纸之味,
旧视线、旧听觉之味。
 
位置挪移位置,
一处为空,处处为空,
花在花里露脸,
水在水里闪现。
细语如水,滴出时光,
淌出时光,所有欣喜,
所有疼痛,全被打扰。
 
一年被一年搁置,
彩云高悬,万物生,万物灭,
万物捂住万物的腰身,
千里千村,千人千面,
灵魂被灵魂拉紧,嘶鸣或讴歌,
立春是一个符号,
只可掠过,不可镂刻。
 
天堂之上仍有天堂,
春色在影子里浮游,
仰慕却从不抬头。
 
 
雨水谣
 
天地相接,
雨水掩住羞涩,
说出欲念,
说出时过境迁。
 
含而不露的,
是早年的色彩,
移居或漂泊,
没有最好,没有更好,
只有思念湿漉漉的,
如种子,
落进田野却不在田野。
绿色线条,花色波澜,
从田埂越过,
心室如镜,照空前世今生,
霞光与夕晖叠合。
 
抬望远方,
丝绸之滑,月夜之滑,
丝丝滑入江河,
节节之门敞开,此山恍惚,
彼山迷离,闪电被切成碎段,
雨水之亮,梦消失于梦,
滴答之声,
汇入最初的怅望。
 
风情被风情打动,
分与合隐去光泽,草帘之色,
布匹之色,仿佛声光并存,
一色一个故事,一色一界晴川。


 
惊蛰谣
 
春之外春在蠕动,
门在框架里
闪电及万般景色,
在虚化里静卧。
 
不说盛开,不说烂漫,
不把一季洁白颠来倒去,
任风吹拂与荡漾,
一寸泥土,一世温馨,
横陈或折叠,
都随泥水渗出。
旧事被泥水抹过,
甜被甜啃噬,
山川白亮之前,
梦把幕布合上。
 
敲击乐器,敲击风向,
百年孤独裂开缝隙,
花被花推开,
叶被叶遮掩,
残存时光纷飞,
车辙只有印痕没有动感,
动静和谐有序,
风轻轻抚过,
一世杂言荒芜。
 
惊起飞鸿,
惊起骨骼共鸣,
山外相接于山外,
滔滔流水自成格局
自己对自己表白。
 
 
春分谣
 
轻轻一滑,
黑白开始对等,
眼眸里蓄满眼眸,
光与影俯首低吟。
 
不谈火焰,不思海水,
不说声带里丝丝梦幻,
门扉推开门扉,
一张纸抵达一张纸,
深处没有死角。
 
笛声轰鸣,
远方全是虚数,
楼群错落,灯盏参差,
一处灯火照亮万世表达,
轻晃或轻摇,
归入一个数字,
火苗舔舐火苗,
一词之轻,一世之轻,
心甘情愿地退出。
 
春分为界。
次岸与彼岸永不相合,
双手合十虚空,
十指交叉虚空,
拯救承接拯救,
抱紧浪花,抱紧虚实之隙,
阳光让道于海水,
一边沙鸥退去,
一边霞光漫卷。
 
 
清明谣
 
寒凉退去,
万般生命折射暖意。
快乐潜行于土层,
点点绿意,点点细语。
垂柳轻拂清音,
小歌谣,大翅膀,
弧线里填满幸福,
羽毛石化,石头羽化,
灵魂总是柔软,
人间一再更新。
 
房前屋后,山前山后,
亲人们忙忙碌碌,
种瓜点豆,种出一季婀娜,
种出山河锦绣。
故乡守望,
祖辈耕耘的痕迹,
从未被风抹去。
 
风与星星对话,
风与沙石对话,
同一主题,同一词源,
一些人聚拢又散开,
千万条路径伸展,
春风落下,春雨落下,
石缝间,田埂上,
一粒种子万物葱郁。



 
 
谷雨谣
 
烟云布下雨水,
点滴成禾。
我抱起禾苗漫山游玩,
坡地土粒松软,
笑脸复制,春色微醉,
清风任性掠过。
 
风在左,我在右,
穿过经年尘埃,
天空愈觉明净,
云朵的姐妹,云朵的兄弟,
一一排列,一一躲藏,
一一握住风,握住我,
布谷声声,暗影里交织,
空镜子团团旋转,
骨骼之硬,
告白,纯净且直接。
 
火焰从脚边燃烧,
城堡点点软化,
月牙弯如细刃,
水天相接,天涯相接,
声音陷入迷离,
纸船飞逝,
神谕露出一角,
黄色布帛,黄色笔迹,
黄色泪水汩汩——
春天的一旁,
一则故事刚刚开始。
 
 
立夏谣
 
走来走去,走回原点,
阳光齐心协力,
刺扎如芒。
 
明镜晃于暗处,
小汤匙的力度,
小瓷壶的容量。
不说倒置,不说反射,
游戏有些陈旧,
石头敲过,铁器击过,
声音护紧声音,
飞燕抹去声音。
 
走向木讷,走向沉默,
一粒种子剥去外衣,
真爱始终存在,
欲念浮于表层,不计所获。
 
时光之锤敲响,
地平线苍茫着,
云朵飞去飞来,
乐章掀开乐章,
没有什么可以避开,
而表达更为真诚,
麦粒或稻穗,
在同一时刻被爱收纳。


 
 
小满谣
 
热浪卷出弧线,
相互对接,一切皆要完满。
物与物相望,
事与事相望,
麦粒成熟满含热泪,
生命使然,
风在风口不可逆转。
 
握着年轮,握着刀柄,
种子在虚幻里狂喜,
风拍翅膀,
风拍门楣,
小小剧场拉开帷幕,
空镜子表演虚光,
日子暂时折叠。
 
飞翔里夹杂尘埃,
拉紧一道光线,
七上八下同属心悸,
繁星点点,点点许诺,
一场风波混入乌云,
只有疼痛,没有伤情。
 
搬动一些事,
棱角磨平棱角,
山呼海啸气场犹在。
枝头弯下尊严,
重拾锋芒,山影叠叠,
叠成球体,轻着浮出水面。
 
 
芒种谣
 
炊烟生成炊烟,
不需要智慧,只凭锋芒,
暖流背靠暖流,
相遇是必然。
 
风来风是镰刀,
雨来雨是绳索,
收割肉体和灵魂,
缚住影子及余音,
天与地相视而笑,
辽阔属于麦子,
豪气属于万千种子。
 
星星捂住伤口,
闪电无处萦绕。
空中生出锐器,
层层虚芒斜伸,
指向并不明确,
黄昏洒下遗憾,
黎明在无奈中游离。
 
不会一语道破玄机,
万物簇拥世界,
布控撤离都是必然,
天在空中,地也在空中,
声音如针,气息如针,
颠来倒去,秩序里存在紊乱,
一物打开一物,
一物在一物里超脱。 

 
夏至谣
 
一条线作为挡板,
让阳光折返。
烂漫依旧,灼热刚刚开始,
此处彼处,
缺口里长满锋刃。
 
赶赴一场盛宴,
石头酥软,该说的不说,
该哭的不哭,
该与不该,在是非间徘徊。
 
压住某处井喷,
杂草繁芜却不自燃,
生命如链,
一环套取一环,
一环于一环中断裂。
 
白纸边缘淌出细流,
无声奏起无声,
吞咽的状态不属于个人。
某年某月某日,
一弯月光被风卷起,
乌云是无底溶洞,
收纳多少将失去多少。
 
 
小暑谣
 
闪电和雷声长驱直入,
直到燥热的终点。
乌云如一块旧布,
一边扇风,一边包裹热浪,
旧年在旧年里弯转车轮,
辙印碎如花环。
 
破镜重圆,
圆不出天空,圆不出大地,
雁鸣声声掉入苍穹。
指印里冒出一截草茎,
鲜花凋落,梦被蝴蝶护持,
山寺钟声无需阐释。
荷叶包容万物,
物语飞泄,种族相互依附,
词语如云,被闪电穿过且被缝合。
 
昂首不可休止,
玉米收敛前世青绿,
一声歉语,一道咒符,
天空湛蓝,一半来自前世,
一半纯属虚拟。
 
铺陈一段故事,
捡去干枝枯叶,
石门石窗石人石马,
在小巷尽头,
化为一树桃花。
 
 
大暑谣(A
 
不是一条线,
不是一道门,
不是一把锁,
什么都不是。
一滴水汹涌,
一滴水摇摆,
一滴水堵塞心事,
一滴水释放情怀。
 
热被热嘲讽,
热被热加温。
热是梦的边缘,
热是现世的中心。
丝缕剥落,落地无声,
星空粘连人世,
世外豪情锐减,
闪电刺破闪电,
雷声沉闷画上符号。
一场戏起于完美,
彩虹相互缠绕、挽留,
忘我之地,鸟语花香。
 
季节寓于一处,
反复掂量,排列有误,
梳理有误,
歌声里跃出鸟翅,
节奏明快且优雅大度。
湿热露出光环,
节点淡化,诺言退出招牌。


 

大暑谣(B)
 
风中云朵开始摇晃,
百年只是回眸,
树枝干燥,溪水弯曲,
一叶百合说出灼热,
遍地影子,晃动无力。
 
抛开旧念,
云是半件衣裳。
丝瓜扯起藤蔓,
声音抹去痕迹,
花开得天旋地转。
黄色花粉粒粒饱满,
牛羊踩过,蜂蝶嗅过,
时刻断层,禾苗均匀拔节,
蝉在表达狂喜,
热流摹仿热浪,洪流卷过。
 
折子戏才刚刚开始,
青衫白袖水纹细密。
切割月色,切割晨光,
焰火不卑不亢。
爱与恨交织,
天宽地阔里前世尽失。
 
石头紧挨石头,
仿佛陌生,亲人推开亲人,
味道早已混浊。
芳香谢去,怪味充斥空间,
节节竹子弯下腰身,
划破什么,隔离什么,
石头不动声色地坚硬,
柔软隐于心室,在远方,
过去时空旧着绵软。  
 

立秋谣
 
闪电收拢光芒,
折成扇子,轻轻一摇,
凉风吹向山脚。
 
村庄指着村庄,
一条街的宁静,
一池水的宁静,
人来人往,宁静。
万物宁静凝成气流,
挂着秋天的招牌,
依山傍水,绕山轻语,
滴水冲涮余热。
 
一山有一山的名字,
一山有一山的脾性,
相互低语,相互揣度,
此时彼时都已陈旧。
果实含于花中,
羞涩且柔软,
如词语紧抱词义,
不说出甜与酸。
 
散出多少又将收回多少,
静默的,一一开始回头。
向着影子的一边,
含满芬芳且层层缭绕,
张开双臂,拥抱一世因果。
 
 
处暑谣
 
浪花飞出漩涡,
白刃卷起,
暑热是一道小菜,
携带可有可无。
 
味道弥漫于花海,
叮咚之声来自遥远。
天边退至天边,
无底之洞,彩虹寸断,
鸥鸟齐鸣——
闪电夹起翅膀,
雷声喊出半个音符,
石头撞击石头,
声音有始无终。
 
说与不说,
秘密早已泄露,
暑热遮挡,欲盖弥彰。
种子叩击种子,
硬壳长吁短叹,
三生隐于三生的缝隙。
溪水淙淙,声音穿透尘世,
阴阳之间,词语支撑词语。
冰点沸点合为一点,
点点如箭,指向为空,
穿过为空。
 
捧一朵浪花,
捧回前世,万物生、万物灭,
万物团于一处,开开合合。
 
白露谣
 
繁花自觉落下,
扑向哪里,冰水或凉风,
肆意缠绕,
恩怨情仇难解难分。
 
梦里彩虹愈拉愈长,
落叶煽不动往事,
清水如注,
浇灌空茫区域。
宁静轻抚宁静,
纸灯笼,纸碗筷,
悬于何处又落于何处,
无人关注。
一滴露水捂住面庞,
纤指分开,
指向哪里都是孤独。
 
虚空里堆满柴草,
一句表白掩于缝隙,
天地搁置,永恒之空,
永恒之抽象。
形体与灵魂交错,
经络网住经络,
晴朗之初,阴郁之末,
一条河的芳香。
 
天幕徐徐拉开,
上下皆为茂盛。
草木之爱,泥土之爱,
芒刺一一软化。
人间既有雾霭,
就有白色伤悲。

 
 
秋分谣
 
一半清澈一半浑浊,
时光自我沉淀,
不厚此薄彼,
不枉自菲薄。
 
缘木求鱼荒唐着,
游戏里活跃着真实。
光点松开光点,
黑影穿插失去效应,
蝶身一再呈现,
甜蜜汁液如雨,
鱼在上,鱼在下,
鱼与一截朽木纠缠。
 
切开一个句号,
切开一段誓言,
黑白对等,空间塞满忧虑。
此刻非彼刻,
棉花里粘满铁刺,
轻呼轻吸,
每一个故事都将终结。
 
往事如雪,
冰结,融化,无解。
没人在意,没人提起,
没人把自己的影子斜铺,
沟壑纵横,剖开哪一条,
都是半轮明月,半块蜜糖。


寒露谣
 
穿插也是必经,
年年有此一刻,
冷的门帘,冷的焰火。
 
如丝如绸,覆盖或轻掩,
镇静锁住镇静,
风吹谷禾,风吹片断云影,
守望和游离,
均在意料之中。
 
寒风中认领亲情,
一棵树温情蔓延。
十指分开又合上,
斜披月光,暖在瞬间僵直
风向不改,旧情泊于水潭,
涌水如箭,空指空缺之处。
星星垂落,夕照粘合旧事,
一块块抱紧白云,
蜷缩或撤退。
 
不担心散乱,
万物向着内心航行,
冷在冷里打转。
灯塔从未熄灭,
光影叠合,千世万世轮回。
缝隙依旧,不长不短不厚不薄,
鸟儿掠过鸟儿,
声音擦肩,七彩帷幕徐徐合上,
凉露层层,俗世尘埃尽落。


 
 
霜降谣
 
停止生长,停止叙述春天的故事,
停止收藏夏日凉爽。
黄昏之黄,更黄,
黄色小径,黄色石板,
黄色种子和花絮,
一一陈列,一一盘坐,
生命哀怜生命,
故事在故事里收卷。
 
一切含而不露,
孤独、忧伤,
钻入硬壳或寻一条巷道,
触角脆弱,不可打斗,
只可躲藏。
天空多蓝,迷药多重,
黄色气体悬浮,
每一粒每一丝长满锋芒。
 
走出一千步,
回望一万步,
过程被霜染白。
小丁香的芬芳,
小野菊的狂野,
暂时忘我地飞越。
山川之事,闪电之事,
附于隐密之处,
不留痕迹。
 
 
立冬谣
 
记忆和遗忘站在同一时刻,
青与白之间没有影子,
一棵树,一片惆怅,
让天空异于天空。
 
没有尽头,小径及别的,
蝴蝶虚化成弯月,
从东到西飞着,
轮回或轮渡,
一朝被风吹动,
朝朝天籁从容。
 
依附斜阳,
看雪花在远方妆扮,
洁白心事,洁白溪水,
横渡人间。
方位从未界定,
此时彼时之暖,
背靠背念起歌谣,
蓝云彩、蓝手帕、
暮色竖琴,词语抱紧词语,
江河之爱波澜壮阔。
 
昨日渗于昨日,
阳光沼泽开合有度,
没过什么,拯救什么,
都以符号标记。
破译进入僵局,
折一些草木,
点燃是一种格局,
冬之门在上,
可进可退间,
一些意念将被拦截。
 
 
小雪谣
 
挽住潇洒时光,
一在一里组合,
一在一里分离。
只有冷的深浅,
没有冷的重量,
相互吸引,相互排斥,
从不冲动,从无怨艾。
 
结伴而行或独处一隅,
天空声色不变,
风吹孔隙,颜色及声音可有可无。
水从水上没过,
轻描淡写或一笔勾销,
均是可有可无。
 
旧事泛出白影,
墙壁翻转,
黄金坐在黎明里,
历数镜片完满与破碎。
踏过田埂,一件事露出端倪,
山水各自静默,
世俗扰乱世俗,
仿佛从无记录。
 
纠缠于一道水波,
山影杂乱,兔子悄声窜过,
草木沉入幻觉——
一条路,一个村子,
一个有始有终的故事,
被风吹进雪花,
小小欣喜,小小慌乱。
 
雪花之外雪花唱响,
远古之门尚未打开。
 
 
大雪谣
 
羞于表达已成旧事,
说石头,说铜铁,
说丝竹之音,
说万千红尘。
尽管说出,尽管毫无遮挡。
大雁在前,雪落在后,
没有什么峥嵘,
没有什么绵软。
 
一捧水不是我的,
蛛网早已散碎,
落于屋檐且生出藩篱,
一根一道风景,
一景一则故事。
备好一应物品,
天南地北皆为路径。
一种花絮百种情愫,
池水相互顾惜,
家园温暖家园,
苍松翠柏摇曳而不散乱。
 
握紧一束风向,
跟随而不盲从。
稀缺之物躲入雷声,
灯光是一种象征,
轻指或轻抚,
灵魂及肉体都会温热。
 
天空雪阵昂扬,
笑脸相迎,
人间内外遍地春花。
 
 
冬至谣
 
虚掩心门,虚设胸怀,
冬天是一根竹子,
只有节段没有枝叶,
时光爬过留有香艳。
鸟飞为实,羽落为空,
河流收住头尾,
一年酷似一年,
红光四射,暖意闲置。
竹枝内外石屋幢幢,
左右逢源,
人心窥视人心,
柔弱里洒满月光。
 
迈开大步,
道路拧成绳索。
山岗定位山岗,
淙淙流水旧书一样收藏。
口哨声声凝入冰层,
推挡是一种接纳,
风吹金属,
风吹唢呐,
喧闹里残余韵律,
繁华宣扬繁华。
鸟语衔去鸟语,
渐次无语,消隐。
 
金色花絮没有边际,
锣鼓响于相反的位置,
剖开一支铜管,
旋律如云,缭绕或凝结。
 
 
小寒谣
 
河岸毫无规则,
鸟鸣藕断丝连,
敲击木头与敲击石头,
想像里草花朵朵,
波浪相轻,如文人的笔触。
 
路在蜿蜒,脚在后退,
面纱由冷织就,
欲望包装理想,
缓冲,另一种停止。
 
思虑如网,
沙粒易碎却不能落地,
怀揣旧梦,
山河拥抱山河,
起伏着最优雅的心跳。
 
脚步匆匆,
阳光越照越远,
时空即逝,水流止于水流,
切入空间又从空间溜走。
此生彼世,
绿草枯荣于某一时刻,
烙印被人涂抹。
 
暗河从未停息,
百花羞怯于岸边,
一朵合上一朵的眼睛,
门帘厚重,视线弯曲,
寒意招摇,迂回向着别处风景。


 
 
大寒谣
 
挑灯夜游,
街巷微醉,
借洒泼洒真情。
冰层相压,
万物留住万物,
一个世界,万千梦幻。
 
石门九道,
八十一次仰望星空,
天地相合,小火焰大格局,
鞭炮开花却闷声不语,
一世沧桑九层芳魂,
细雨浸入,醒世壮语不灭。
 
门窗自然开合,
风是演员,风是道具,
风贴风说出秘语。
一时欢娱,一时哀伤,
情不自禁恰是自禁,
无语跨过无语的盲区。
 
夹缝里冒出青烟,
一个名字的走向,
一把扇子的走向,
让季节走向季节,
原点里坐落原点,
是曲线不是起伏。
 
删除一切状态,
竹枝画出旷野,
空向空间蔓延,
春天是最后的底线。

2018年2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