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

◎刘义



就在刚才,那个人对我
提出严厉的批评
认为我写一位老者的诗不够真诚
像一则广告解释说明书
甚至有炫耀的嫌疑。
这样的措辞,让我很难堪
但我只能忍受,无法辩驳。
回去的路上,经过江边
傍晚擦拭着孤岛的沉默
一只、两只白鹭火焰般点燃
江面的寂静——加深了一种消逝。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