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初夏,在红河谷(二首)

◎泉声



2017年初夏,在红河谷
--与刘会子、修远、雪封、罗羽、张永伟同游

我们走错的路
像岔开了的话题又陷入沉寂

荒芜的小径,危机潜伏
即使“你用树枝掸掉露水。”

逆行中,知了
确实也“不使人轻松。”

认识的不认识的树木
杂草。如同我在小县城的大街上行走

你们年轻,继续去寻找
那些散开的风景

我找到的,是在一棵柿子树上
听他谈杜甫,隐逸与逸乐

不止一次。“说到底,诗就是极限运动!”
呵呵,借你的话,回答

“移动的身影,跌落在
红河谷的青溪里......融合在一起。”

这类似的世外,一个苇园
比一领席大不了多少

更何况三间旧房,一个碾盘
堰滩地里的稻草人

能够满足,扮演厄科的
闯入者?
2018.12.2


空旷

我们走出村庄
摆脱了一只黑狗追撵着的叫
晨雾并没有完全遮挡
沿途的风光
但我们没有人去看
我们要翻过垭口
去最后一户
就像我仰视已久的那个月亮
在午夜之后
山顶的一个树冠中
舒服的躺着,像是孕育生命
我们去最后一户
踩着前人脚步回音的尾声
我们曾两次回头
村子越来越小,而每一个宅院却更加完整
渐渐隆起的月亮
终将脱离。如一首诗的诞生
我们去最后一户
也许那里早已无人居住
但谁又能说清,我们的目的
不是一场空旷
2018.12.2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