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几朵有趣的灵魂开花(2019三月诗稿11首)

◎李不嫁



一只眼睛

这个老人,当年的侦察兵
在越南的丛林,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负伤后回到乡下
以偷猎为生。湘西北的崇山峻岭
没有一只野生动物
不将他当做疤面煞星
这个我喊他岳父的老人
左眼温柔,像一只小白兔
而右眼,那深不可测的窟窿,潜伏着一头猛兽
                        2019-3-2
五月去山东

春雨总是带来好消息
早春的趵突泉,咕咚咕咚地
提前邀请我五月去山东
想想都激动啊!齐鲁大地
彼时已被黄河浇灌得满眼澄碧
一帮兄弟仗剑而歌
陪我酒醒于曲阜,孔子的故乡
想想就激动!在如此寒冷的三月
我正有满腹狐疑
要求教那些不朽的碑林与松柏
——我们应当怎样活着
诗人和统治者哪个更强大
在盗跖的时代,可以弑君吗?
在一个颂圣的年代,可以沉默吗?为了爱,可以背弃父母吗
                                2019-3-3
户枢

我们哭着、哭着,就笑了
当我们看到,父亲把木门卸下来
给我们当球桌

乒乓,乒乓!贫穷的院落里
欢乐划出银色的弧线

我们笑着、笑着,就哭了
当我们回忆,父亲把那扇木门装回去
他说户枢不蠹,还说流水不腐;他说流水不腐,还说户枢不蠹
                                  2019-3-3
惊蛰日沿浏阳河看柳

今年的春天来得迟一些
已经是惊蛰,河边的柳树
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也只绽出了一些绿色米粒
我捋下一串放进嘴里
那味道新鲜、苦涩,就像
一个死去的人分享重生的喜悦
今年的雨水太多了啊
持续的阴冷如雪上加霜
活人的脸上也仿佛长出了尸斑
那些桃树更是活成了忍者
以前,它披挂着鞭炮,率先冲进春天
以前,它将刚烈之躯自焚殆尽,在春天覆亡之际
                           2019-3-9
黎明的鸟鸣

春眠不觉晓。但对一个
正在衰老的人,睡眠越来越少
因此我所见的黎明
越来越多了
醒得太早,真是件苦恼的事啊
如果接下来阴雨连绵
黎明时分一定鸟声稀缺
发出预警的,是我的风湿性关节炎
隐隐作痛却找不准痛点
如果是春光灿烂,万物期待复苏
黎明时必有一阵暴雨
混合着欢快的鸟叫,啾啾,啾啾
这些小国寡民,每每放开歌喉,就以为获得了言论自由
                   2019-3-19
春天来到雨敞坪

蜜蜂一样,山谷里的雨点
急切地干着春天的事业
我们往里走,一步绿色,再一步
还是绿色。我也全身绿透了
从西山坡的梨花,
到东山坡的桃花丛中
飞来飞去像只绿头苍蝇
唉!毕竟是上了年纪
满眼繁花再怎么看也还是花
山峦摆开苍鹰的架势
但再怎么振翅也还是兀自不动
我要慢慢饮酒、喝茶,等几朵有趣的灵魂开花
                        2019-3-27
严峻的春天

大气候下,不是每一粒花苞
都有勇气睁眼;
也不是每只昆虫敢率先开口

今年的倒春寒来得更严峻
早开的桃李像喜极而泣,到头来
只落得倒抽一口凉气
浏阳河边,牛一样吼叫的蛙鸣,又埋回土里

我视为干女儿的葡萄,正默默抽芽
她是不争春的。猕猴桃也憋着
这些野性的品种
要到秋天,才垂着毛绒绒的蛋,喊我一声爹
                           2019-3-29
阿伦特手册

做一个聪明的孩子
她说,从明亮处突然陷入黑暗时
先闭会儿眼睛
才看得清篱笆与陷阱
她告诫我们,储存过去的记忆
才能铸造一种独有的语言
诗歌的语言。她给我们读关于平庸之恶的报告

像我的祖母,她们去世的时候
我还是个孩子
在《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声里
全身沐浴着东方红
而我的祖母,忽然有一天,凭直觉
指着副统帅的画像说:
这人长得像奸臣,虎字头上三把刀,不得善终
                     2019-3-29
早些年

就那样走丢了,傍晚
繁花还亮得耀眼
小路的尽头,还看得清岔口
而湖水已被夕阳染蓝
或许是飞鸟,或许
是被捕获蝙蝠的鹰吸引了眼球
一瞬间的分神,小狗就跑出了我的视线

不见了!
多少年过去,她的长相
已经模糊,但脖子上的铃声
就像我刚刚大学毕业时
恋上的那个女孩,她的笑声
似乎还在一溜小跑着找寻我的宿舍
当时我住人民纸厂后门,每月拿九十元的工资
                  2019-3-30
母亲的怪癖

我所恐惧的,田垄上的蛇
玉米地里的老鼠
她更恐惧。她被蛇咬过
却从此着迷于研究
蛇类的习性。从非洲巨蟒
到澳洲的蝰蛇,从印度眼镜王蛇
到家门口常见的响尾蛇
以及细小如竹筷的银环蛇
这些躲在阴暗处,令人不寒而栗的
杀手,她却壮大了胆子
表现出极大的兴趣,那些电视节目
她从未放过一期《荒野追踪》和《动物王国》

用她那留下后遗症
而无法伸直的、麻木的手指,摁着电视遥控器
                           2019-3-30
给亡灵放一场露天电影

找一个僻静之处
给故去的亲人,烧一些纸
念叨他们生前的事迹
我们这样怀念前人
后人也会如此怀念我们
在这世上,莫要说春日迟迟
年年都有清明,上山的路或许狭窄
或许泥泞,但没有一个死去的人
还会回,陪我们到山下的客栈,淡然举杯
阴阳相隔,我们哀伤
但人世的欢愉,也应找一条分享的通道

我曾去泰国一游,乡下有露天电影
但银幕下没一个观众
他们说,那是放映给亡灵看的。那场景,亲切而惊悚
                       2019-3-31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