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3月)之五

◎伊沙



截句集《点射》(二)

曹猪讥讽大长节
吃顿饭就算一场
他嫌我们没有仪式感
其实是有的
吃鸡前我们先看宰鸡
球!农乐家的常规操作嘛



爬虫们所追求的
不过都是
退休即作废的玩意



曹猪以为
骂口语诗不需要多少文化
还能得便宜卖乖
结果每一嘴咬下去
全都是文化的硬骨头
而自己是头没文化的蠢猪



鬣狗群从狮子口中
抢回同伴的尸体
围而食之



我的诗
充满发明


是得查查第一学历
甚至于中学在哪儿读的了
曹猪以为我诗中的"鹰派"
指的是小骗子鹰子



曹猪把比他
写得好百倍的诗人
称作"小人物"



"伟大的80年代"?
狗屎!我连奥斯卡获奖片
都不能完全看懂
因为我不懂的东西太多



专注力是天才属性之一
那些没有坚持下来的家伙
肯定不是天才



有一个少年成名的男演员
一路演来被女主、男配、女配
甚至更小的配角压了一路
终于熬到影帝的小金人
一切还是没有任何改变



最好的诗人
在其祖国
不该被天天骂
无人制止
那好
他自己来



永远的因果互为
骂不还口者自知
其诗不值得捍卫



1978年我首看世界杯
阿根廷夺冠后队员连奖牌都没有
轮流举一下四年后还得还回去的大力神杯
在中国山西曹村娃眼中
这世界冠军有啥意思呢
连个奖状都不发(连李白诗歌奖都不如)



别把一些人的笨
看成高境界的拙


你只要有一次
把诗人写成"湿人"
你家世世代代
都是下里巴人



在这个国家
什么闲人
都敢于对诗发言
把诗人指点
废掉的诗国之相



这事儿不敢究到底
在中国大众心目中
诗人的地位
在下九流之下
他们认定的诗人形象
非死即残或疯


世界诗歌日
我在课堂上
讲了六位中国诗人
其中四个人都在批判
社会、现实、人性
他们是中国的希望



中国人踢足球
就像中国书面语诗人
写诗——磕磕碰碰
狗屁不通



没有幽默感的人
是潜在的杀人犯



气息不对的人
必会伤及大业



像张学友像林子祥
这样的歌手
也都单听是神曲
专场是灾难
让我又想起诗人
还是一些好诗人



曹村娃的语言标准
还是"不许说脏话带脏字"
乡村小学
"五讲四美三热爱"级别的


曹村娃的美感
是高原红
对美的追求
是抺雪花膏


曹村娃式的
高大上的另一级
是把所有女人
视为妓女
把调戏小丫鬟
当作风情


曹村娃
连真海粉都算不上
只是剽窃了《一份提纲》
他之语言观
是闻一多的棺材板


哪有地方主义
只有地方诗人


曹村娃
不是中国最差诗人
他还不能算诗人
只是一个涉诗人



永不理解但从不干预
我做得最好的对象是
全世界喜欢村上春树的人群


一早起来便读到
一位第三代诗人的油条诗
那诗油条人油条
无法逆袭的残次一代


油滑的诗人
苍蝇落在其舌尖
摔断了腿


一些末流诗人抱怨
诗战怎么还不结束
就好像不停战
他们就无法安心写诗


前后口语诗人
有一恰当的比喻
游击队与正规军


由于12年前
大名鼎鼎的鹿特丹国际诗歌节
给WUWENJIAN先生
发过一封邀请函(含往返机票)
我冒充他去了还登台朗诵接受采访
所以今晚荷德之战我支持荷兰


抽离悼文学的
文艺青年
是个鸟


有一种人
恐惧文化的
硬和冷
躲到亚文化里
冒充文化人



竟然还有人
他(她)的便宜
绝不会让你占到
你的便宜
能蹭便蹭
知识分子是典型


曹猪以为电影
属于文学
未来最高文学
这就是北师大
作家班在校生的
水平


结婚生崽——人逢喜事
非但不能令曹猪从善
反而变得更恶
这个中国官文化
与大众文化所生的恶俗杂种



为什么我每次
诗写毛时代
批判文革
1982年出生的曹猪
都会暴怒
骂我有私仇


有一些《新诗典》诗人
除了《新诗典》诗人
他(她)谁都瞧得起


中国女诗人
鲜活地写一场
只是为了把自己的芳名
列在两具木乃伊女尸的名字之后


我要真是个野路子
敌人就高兴了
也不会有现在
这么大的压力




曹谁:中国老青年之耻
伊沙:中国小老头之光


诗人者
想当万人迷
必吃一嘴屎


以海子传人自居的曹猪
在自以为自家资源的
海子诗歌奖评选中
只得了可怜的一票
气急败坏为鸟奖


昨晚看《尼克松》
白官幕僚政客
提到的诗人是叶芝
以后我得反过来数
有多少部美国电影
不提诗人


出租车里
听交通音乐台DJ嘚啵:
"罗大佑、刘欢"如何如何
"傻逼!"我脱口而出
"咋咧?"司机一惊
"这俩人能相提并论吗?!"


我这个人
真正狠的地方在于
不论写诗还是做诗事
既敢为天下先
又追求完美
拒绝做试验品



今天在课上
用阿根廷足协的腐败
来形容中国官方诗坛
好在写诗的中国梅西们
不受此管控


微信朋友圈
在今天——海子祭日
转发海子诗歌的人
我多少有所了解
我敢说:如果海子活到今天
他们理都不理也不知其名


甭说一般大众俗逼
就是我的同事——
大学文学专业教师
也是这个狗日的意识
小说家比谁活得好
诗人比谁死得惨



冷漠
在现代文明人这里
找到了最合法的理由
我对取法乎下者
从来不劝


把洁癖挂嘴上者
必是脏人


又重返到后口语诗人
自己干自己的时期了
这是余者多么不情愿
看到的景象啊


很早我们就认识到
人生是一道选择题
很晚有人还认识不到
一生是选择题的大全


我深知有人求入典
只是为了向官方
宣示一下实力:
"瞧,那帮诗疯子
都承认我!"



脏译者会污染原作
某个译本的特朗
一股浊气


吾师启功先生说
唐诗是说出来的
古诗中的说话诗
就是古体口语诗


我知道
这个心愿
昂贵而奢侈
但也该让诗神获知
生孙女当如
游若昕、姜二嫚


下午有活动
起大早干活
电脑出了问题
到现在啥都没干
恼羞成怒
能够延缓我的只有机器


中国古典诗歌
过于伟大
伟大到
害后世子孙不浅



中国媒体啥水平
武球王VS梅球王


不论敌人路人友人
非要把恨伊沙者众夸大
也是要倒霉的
至少对自己不利


中国各级国家队
完败东南亚小国
我一点也不大惊小怪
我真实的诗里写着呢
老挝北部山间空地上
踢球的孩子们


电影圈无学者
告诉国人
再追也追不上
诗歌圈无学者
告诉国人
先锋已追上了


草木截句(5首)


蝙蝠倒挂在菩提树
仿佛黑色的风马旗


早晨的阳光
照耀在草地上
闪闪发亮的露珠
仿佛小草的戒指


有一年春天
我在山中看见
一个少女在撸花吃
像撸串儿一般


在花卉市场
妻让我挑选
三盆自爱的花
我挑了三盆仙人掌


鉴真和尚带来的
第一棵樱花树
繁荣了千年后的
青龙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