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我的小人之心》(杂诗十五首)

◎余笑忠




    ◎毛 病

总是在就寝之前,关灯后
为寻找某物,又重新开灯
总是在眼前一黑之时
又鬼使神差,蓦然清醒
你以为好戏收场,皆大欢喜
这时冒出了真理在握的提词员:
“你的摸索是个讽刺
是你自己制造了黑暗
而你追加的光明,恕我直言
更像是让人不寒而栗的冷眼。”
2019.1.1


    ◎我的小人之心

有人怕狗
有人怕水牯牛,有人怕狭路相逢的黄牛
有人甚至怕鹅,怕甲鱼
传说如果被甲鱼咬了手指头
不到打雷它绝不松口

我甚至害怕过公鸡
在外婆的村子里
同龄人告诉我,有一只公鸡啄人
经他们指认后,每次看到那只公鸡
就越发觉得它凶悍
只能躲它远点
它为什么有兽性?说是吃了蜈蚣
我将信将疑,连带
也害怕起蜈蚣

而拿蜈蚣和那只公鸡相比
我还是更害怕公鸡
看到蜈蚣我会说:让公鸡来啄了你
看到公鸡我只能指望:不下蛋的家伙
主人迟早会动手宰了它吧
不过有时我也会想
用什么东西去讨好它
好让它听从我,狠狠地去啄
玩游戏时故意踢了我小鸡鸡一脚的
那个家伙,还在他头上
拉一泡屎,末了,还要有
一阵嘹亮的啼叫……
我从这美梦中醒来,觉得自己
简直要展翅高飞
2019.1.3


    ◎替 代

泡脚时,发现手和脚
对热水的耐受力并非一致
手要强过双脚
用自己的手试水温并不完全可靠
用自己的手给别人试水温就更不可靠
你的体感舒畅,换做别人
可能会龇牙咧嘴嗷嗷大叫

苦修者乐于给自己施加惩罚
冷水浴,或以桦树枝鞭打自己
所谓畅快淋漓,都历经艰难的考验
而我们的所有不幸
根源于不明智的替代
一切颂圣之歌,都不惜
让我们换上铠甲、义肢,赴汤蹈火
2019.1.4


    ◎无 题

怎么可能,一个人淋着雨回来
头发却是干的
怎么可能,一块石头火星四溅
却没有任何声响

我想我知道
他是谁。他比我更清楚
石头里的黑暗
啊父亲。如今
他是母亲最小的孩子
2019.1.9


    ◎倒霉的屠夫

我听一个朋友说过
他当过屠夫,刚入行时
远远听到猪的嚎叫,就激动万分
就是技痒嘛,屠夫也要手艺
后来放下屠刀,舞文弄墨
刚开始也苦于力气不知往何处使
这可不是一般的转行
简直是脱胎换骨。但回想从前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屠夫生涯
并无多少悔意,直到
他听说了一件奇闻——

躺在案板上的一头肥猪
已经挨过一刀,血也放的差不多了
冷不丁踢了屠夫一脚
不知是它的垂死挣扎,还是
一命呜呼之前最后的抽搐
力量之大,竟然一脚致命
每次谈起这个倒霉的屠夫
人们都把它当成一个笑话
都站在猪的一边
他笑道:“其实我也是。”

那个倒霉的屠夫,如给他祭品
三牲四果中的三牲就免了吧
四果也不必全,有两三个就够了
水果没有冤孽
他说,来日给我的祭品也如此
2019.1.16


    ◎在我们有生之年不会发生……

爱尔兰,圣凯文伸出手臂一动不动
飞临的黑鸟在其掌中生蛋

印度苦修者,终生抬起他的左手
直到肌肉萎缩,黑如焦炭

在我们有生之年
我们期望的不是舍利,不是坐化升天

在我们有生之年
有太多的前定,轮回。我们的期望
遥不可及,但依然值得为之祈愿

“在你眼睛的泉水里
一个被绞死的人勒死绳子”※
诚然,牺牲者只让绳子短掉一截
而愚蠢会助长恶行,当我们蒙上双眼……
2019.1.27

※引自策兰:《赞美遥远》


    ◎困 扰

躺在床上,我被上层的动静惊醒了
不知是什么动物,深夜三番五次
在天花板上较量
那里应是漆黑一片
它们一声不吭,只有沉默的动作
暗中的对峙与周旋
惟有保持耐心、沉默
暗中的蓄势待发,终有突然的一击
是硕鼠和硕鼠?是猫老鼠和老鼠?※
它们争夺的又是什么?
家猫无声无息
或许它知道那是些什么动物,至少
有一方令它闻之色变
我用手叩击墙壁,——这旁敲侧击
抗议?警示?这才是无用的小动作
这些昼伏夜出、无孔不入的家伙
居高临下,让人之尊严
简直荡然无存
只有忍耐。想想它们
也是因为饥寒,在这黑暗的一隅
以命相搏

早晨,我问母亲可曾受到它们的惊扰
母亲不以为意,只是说:它们又来了
2019.2.10

※松鼠是杂食动物,有时会以老鼠为食,故乡民称其为“猫老鼠”。


    ◎有时例外就是一种讽刺    

整棵白杨树的叶子都脱尽了
也有例外——那是折断的一枝
倒挂在别的光秃秃的枝条上
连带仍簇拥着它的
一片片枯叶
每一阵寒风吹来,都随之摇摆

这醒目的例外
显示出枝叶本是一体
而枯枝上
仿佛仍在抱团取暖的败叶
才是真正的物哀:
听凭每一阵风雨摆布
如负债累累之身饱受追索之苦
这失根的枝叶,动荡中
看似生死相依,其实不过是——
漫长的垂死
2019.2.16


    ◎蒹葭考
        ——给谷禾

在罗平九龙瀑布下游
高大、抱团的竹林之外
有临水的芦苇
穗是一样的,我好奇的是
此地芦苇茎秆壮实,宛如竹节
莫非它以楠竹为师?
同行的人告诉我
这才是蒹葭
那么,“人是会思考的芦苇”
换成“人是会思考的蒹葭”更合适
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只能是
蒹葭苍苍,不能代以芦荻苍苍
多少芦苇只是冒名的替身
真正的蒹葭,几近绝迹
2019.2.24


    ◎月亮之我见
        ——给毛子    

从曦城酒店去往崇文阁的路上
初升的月亮就在前方
众人看见的月亮又大又圆
春风吹过太液湖
动荡不安的
是一阵暖流催促又一阵暖流

回宾馆就寝,没有拉上窗帘
给窗户留了最大的空隙
夜半,隐约听到阵阵疾风
像母亲怀抱患病的孩子
急急拍打郎中的家门

凌晨五点醒来,窗外的月亮
看起来像瘦了一圈
到窗边举目凝望
像要证实什么,但又无从比较
即便出门拉上一两个兄弟
想必也无济于事

年过半百,醒来太早
有时不免担忧
会是什么不测之事在暗示
不过,你看月光这么好
月亮这么白
好像心中掠过的暗影
会白白辜负它
2019.2.25,补记


    ◎一首难以完成的诗

一首难以完成的诗
最初的欢悦,变成了
难以为继的负疚

像人们不忍目睹
多绒的合欢花,被暴雨
淋得一塌糊涂
像人们不愿听到
美妙的歌喉,止息于
一阵剧烈的咳嗽……转而

以双倍的热情
另辟蹊径,写下一首诗
又一首诗
侥幸得手的欢欣
像小狗已成老狗,面对
久别重逢的客人
又是吠叫,又是亲昵

而一首永远难以完成的诗
喧嚣如教义。沉默
如 上帝
2019.3.9

    
    ◎论摇晃之乐

人起身后,摇椅
总会摇几下,像庆幸
摆脱了重压

人起身后,摇椅
来来回回地摇
像它终于翻身作主

有时,你会忍不住
再推它几把
好让它摇摆得更久
更逍遥,更快活
它快活得像要邀请你
再坐上去,和它一起摇
和它一起摇头晃脑
好像你
不过是它的一部分。如同
你曾经是——

木马中的一部分
2019.3.12


    ◎老房子
        ——给简简

搬家以来,我们在这里住了十二年
十二年,日复一日
新居成了老房子

当你从异国他乡回来
老房子又像新居
不过,要原谅我们的老脾气
2019.3.17


    ◎印 象

透过双层玻璃,眼见当空一轮明月
变成了四个
渐次缩小,渐次黯淡
我曾乐于接受这样的假象,哪怕明知
只是数字的叠加

太阳不变这样的魔术
强光照射过来
迎面不可直视,天地一览无余

有时,到了下午
月亮已尾随而至
不过,因为是白天
这不可自明之物,它的魔术失灵了

有时尘雾弥漫,太阳
也像白月亮,像没有赶上
最后一班船的
一个难民
2019.3.20-23


    ◎樱 花

园中有一棵樱花树,一株独秀
我曾在夜晚去看它
幽暗中,一望而知
那白色……
枝条仿佛被省略
含辛茹苦的枝条
然而,哪一根枝条不曾含辛茹苦
然而,这样不要命地绽放
唯有樱花,杜普蕾,和某某
我总是
望而却步
2019.3.25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