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地

◎刘傲夫

一块京牌|刘傲夫2019年3月诗选(72首)

◎刘傲夫



《“日照香炉生紫烟”》

当我坐在顶楼
自家房间的马桶
凝神静气的时候
我活活被楼下
同样坐在马桶上的人
给熏晕了

他一根接一根地吸烟

2019.3.17
 
 
《去陈词滥调》

当看到你诗歌标题里
有 “春天”
我就觉得恶心

2019.3.17
 
 
《“伟人”》
 
“你看苗总
像不像一个伟人”
我这才有意识地
抬头看了看
他的脸
“你别说,还真像

太像了!”
“伟人”笑了笑
点了点头
用不太标准的
湘江普通话跟我说
“小刘啊
剧本呢
你先写着
费用那都不是事
我是直爽人
你看
我现在又要赶紧
去赶飞机去了
横店那边
有一个现代战争戏
正等着我呢”

2019.3.17 
 
 
《“威胁”》

小齐在厨房做凉皮
闹闹在旁边捣乱
小齐就说了她几句
闹闹不高兴起来
说我不喜欢你了
我不跟你睡了
小齐说
我也不跟你睡了
闹闹就哇哇哭了起来

2019.3.16 
 
 
《古董们》

他们始终
不能相信
诗歌怎么可以
这样写
他们一辈子都觉得
这怎么可能

事实的情况是
这早已经能成了

2019.3.16 
 
 
《小泥鳅》

奶奶给她洗完澡
她一下就跑到
客厅里去了
今天全小区停暖
屋外风也大
她光着小身子
我们赶紧给她穿衣服
她跳着笑着
死活不肯

2019.3.16
 
 
《太阳与我》

我仰着头
闭着眼睛
想着微信里的
那个人
我根本没注意到太阳
但它还是在头顶
一如既往地那样暖着我

2019.3.1
 
 
《剥瓜子》

把自己弄成经典诗人
是很可怕的事情
每一首都特么像诗
每一首都不是诗

2019.3.16 
 
 
《餐中问答》

我抽出一张餐巾纸
一分为二
小齐看到,说
“不用那么节省吧”
“不要浪费森林啊
我们老家就在
山脚下
它是我们的邻居”
我说

2019.3.16 
 
 
《无题》

当官方发表体诗人
都躲着我走的时候
我为我身上的锋芒
感到十分满意

2019.3.15
 
 
《我喜欢大自然的这些事物,但……》

我是山里出来的孩子
我喜欢风 雨 雪
但我也知道
这座城市
有不少的流浪狗 猫
还有流浪汉
我的喜欢
往往会给他们带来
灾难
所以有时候
我也克制着我的喜欢

2019.3.15 
 
 
《家乡来客》

我有个堂弟
省城公务员
他来京出差
给我留言
说没空见面
但得打个招呼
我当然热情
邀请他聚聚
他说真的没空
我说好吧
作为堂哥
我也不能表现得
太过热情

2019.3.15 
 
 
《论阿飞姑娘的消失》

交天下朋友
玩各流派诗
好处一个不落
最后面目模糊

2019.3.14 
 
 
《我们时代的杂志目录》

一出来时
入选者拍掌欢庆
落选者安慰自己
也许是下一期
没有人想过
上了又能怎么样
不上又会少什么

2019.3.14
 
 
《家长》

作为一个
爱吃街边小吃的
中年男人
孩子生下来之后
他每次都要躲着
那些路边摊子走

2019.3.13
 
 
《中国奇谭》

居然最落魄的
小说家
都“能”从我
这位诗人身上
找到自信

2019.3.13
 
 
《事件制造:成名套路,或曰一代不如一代》

徐敬亚:“三个崛起”之一+“86”大展
曹谁+韩庆成:炮轰伊沙+向外国诗人介绍“曹伊之战”最新成果

2019.3.13 
 
 
《植树节》

知道20年前
我教的一名学生
在德邦快递公司
工作后
我将以前用的顺丰
换了

2019.3.12
 
 
《剥瓜子》

曹猪一到某处
就拉人合影
然后贴微博
和朋友圈
其心中小算盘
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2019.3.12
 
 
《剥瓜子》

有一种诗歌
叫“干预诗歌”
不是批评家起的
是写诗的那家伙
自己给自己起的
为留个名
他费尽脑筋

2019.3.12 
 
 
《良乡》

我上班的时候
坐城际轨道
入城
我散心的时候
坐燕房线
往更郊区处走
站在山顶
我望到了脚下
某省的中心

2019.3.12
 
 
《优待时刻》

每年三月上旬
地铁女安检员
对我
总是特别细致
耐心

2019.3.12 
 
 
《剥瓜子》

诗人有了洁癖
犹如男人采取了自宫

2019.3.12 ​​​​
 
 
《路边野餐》

不知你们
会是怎样的反应
我见到情侣们
在我身边走过
或地铁里
就坐我侧边
我往往会被
那女孩吸引
她对男友的那种
完全的信任
完全打开的
自由气息
真的很让我着迷

2019.3.11
 
 
《术业有专攻》

我不读
跨界写诗的
我只读
专门写诗的
且写得
最好的

2019.3.11
 
 
《偶然一想》

我觉得在我
本科同学中
请我回母校
清华大学
做演讲的可能性
最大

2019.3.11
 
 
《无题》

爱你在每一寸肌肤间

2019.3.11 
 
 
《疯狂的赛跑》

我们不怕
大巴
小轿车
我们怕的是
送快递的
电动车
三轮车
他们是一群
亡命之徒
其实我也是

2019.3.11
 
 
《别谈灵魂,那太功利和沉重》

姑娘
我只爱你的
肉体
可以吗?
只爱你
几天
甚至一个小时
或就匆匆
一个对视
可以吗?
我可以付你
一点钱
甚至赠你
一首
歌颂你肉体的诗
你看
你愿不愿意?

2019.3.10
 
 
《乱花渐欲迷人眼》

冬天过去了
姑娘们的
衣衫和体态
又多姿多彩了
这是我们
男人最幸福的
季节
其实大家
都心有默契
比如我的眼睛
被你黏住了
陌生人的你见到
回我以微笑

2019.3.10 
 
 
《楼下邻居》

我们家在
六楼
有时我们从
楼上下来
会碰到五楼
正进门的
小伙子
那个时候
我会有一丝
不安
可能心底里
把他当成了
流动人口

2019.3.10 
 
 
《上厕所》

我洗澡一般
需要一小时
有时老妈
等不及了
就到楼下公共厕所
解决内急
有时她从
下面回来了
会随口说一句
那个卖土鸡蛋的
阿姨
也去上了
我们聊了
好一阵

2019.3.10
 
 
《宋庄》

每一年都有
艺术家或诗人
病死
我甚至认为那地
不祥
但仔细想
他们的死
大多还是跟贫穷
带来的心理压力
有关
我甚至想劝他们
别每天坚持
艺术了
北京那么大
你就是去饭店
洗洗碗
也比现在日子
过得好啊
但那肯定不是
艺术家们
所愿过的
我就那么
遥遥地从
北京西边
观望着东边
叹着气

2019.3.9 
 
 
《乡村放电影》

电影是从投影机里
投到白布上去的

我突然有些失落
感觉他们那放电影
不叫放电影

2019.3.9 
 
 
《是不是我跨界了》

我说本科的你们
这些理工科同学啊
男同学除了赚钱
找女人之外
有没有其他爱好
女同学除了瘦身
美白之外
有没有其他想法

2019.3.8 
 
 
《定海神针》

所谓国球
就是它强大到
每一场比赛
你都会忘记去看

2019.3.8 
 
 
《朋友的健康问题》

有时候我挺为
专职写作的
朋友担心
你靠这个吃饭
你就得依靠报纸
杂志和出版社
要稿酬
而这些都有
审查制度
你最好的作品
就可能出版不了
你又揪心和埋怨
你一生都很不高兴

2019.3.8 
 
 
《虽年轻却已腐朽》

她对口语诗人
态度一向
不好
这绝不是
恃才傲物
她有一颗
“庙堂”之心

2019.3.8
 
 
《请对号入座》

中国
有一大部分
所谓诗人
前仆后继地
在写
发表体
和获奖体
弄得自己
一生
不像个人

2019.3.8
 
 
《致妻》

生孩子的好处是
她的举手投足之间
你总能找到
自己亲人的对应
你还可以对她
全面塑造
她旁逸斜出的
天才部分
在我们的后半生
像埋下的地雷
不断被引爆
你我生命中的绝响

2019.3.8 
 
 
《名字效应》

稍微有点小名后
那些家伙
纷纷改回本名
一下回归到平庸

2019.3.8 
 
 
《最原始的诗意》

原本想
通过平邮
每天开开邮箱
看有没有

丢失几次后
我叫他们
要么微信
要么直接
发快递

2019.3.8
 
 
《三月八日这天》

如果我喊
全世界的女性
节日快乐
这话
多么空洞
连我自己
都不信
如果我说
全体女诗人
节日快乐
其实我对她们
爱得不多
但我说
老妈 小齐
闹闹
我的前女友们
祝你们节日快乐
打出这句
我内心是充满
真情实意的

2019.3.8 
 
 
《剥瓜子》

在职的
从不点赞前同事
被辞退的
会互相点赞

2019.3.7 
 
 
《你要求真多》

我说我爱你的肉体
你总是不高兴
你有一样东西我在爱
为什么一定还要我说爱你的灵魂呢

2019.3.7
 
 
《父亲传》

我觉得我爸
就是部手机
自出厂后
就没关过机
大家都拿它来用
不行了就直接扔掉

2019.3.7 
 
 
《警察恐惧症》

我是在进入
公安系统
工作一年后
才不怕警察的
以前
我走在大街上
躲着警察
生怕他们
无缘无故
抓我

2019.3.6
 
 
《为何它是国球,而不是其他》

冬天
全村的大人小孩
没事干
聚在宗族祠堂里
将神案桌子
一摆
桌中间放几块砖
球拍是用柴刀
削制的
三球两胜
大人小孩
公平竞争
轮流着来

后来我们都没有
成为体育运动员
但我在所读的学校
和后来工作的单位
近三十年里
都是运动会的
乒乓球代表

2019.3.6
 
 
《激励我的一句话》

不记得磨铁读诗会
第几场了
当时伊沙
现场选《新世纪诗典》稿
严彬、师力斌也在
诗会末尾
沈浩波说明了
他成立磨铁读诗会的
缘由之一
说北京的先锋诗人
太少了
希望更多的人
加入进来
而不能整座城
由他一个人扛啊

2019.3.6 
 
 
《击发台球》

我最近发明了一个词
“360°无死角写作”

2019.3.6 
 
 
《唯独占才能充分表达情感》

“我的女儿闹闹……”
我纠正
“我们的女儿闹闹……”
后来我们
再提及女儿时
各自脱口而出的:
还是“我的女儿闹闹……”

2019.3.6 
 
 
《双名》

为照顾
大多数人的
脆弱情感
我在现实生活中
没用“刘傲夫”
这个笔名

2019.3.6 
 
 
《诗人的自我保护机制》

我从来不向
为官的兄长
献殷勤
我觉得那
没什么了不起的

2019.3.6 
 
 
《日行三省》

我以后隔几天
都要在心里
提醒自己
“你是一个被诗神
眷顾过的诗人
别搞其他
乱七八糟的”

2019.3.6 
 
 
《艺术的名义,或其他》

我诅咒
一切骗子
我却又夸
某制片人
能骗山西煤老板
进来
投资电影

2019.3.6 
 
 
《无题》

昨晚我回到家
发现桌上有一小袋
沙塘橘
我过去摸了摸
发现它们都
出了一身冷汗

2019.3.6 
 
 
《无题》

那年冬天
很冷
我们就在避风处
晒太阳
我闻到你肉体的烤味
很别致
从此就爱上了你

2019.3.5
 
 
《去地铁》

与一早上班不同
傍晚下班后
我不会坐班车
也不骑摩拜
我会慢慢走路
双足踩在泥地上
1.9公里下来
你全身肌肉
都颠松了
脚底也感到很高兴

2019.3.5
 
 
《微信推送广告》

电影院是
我们以前常去的
螺蛳粉
是我们最爱吃的
卫生巾
是她以前最常买的
我在想
自己是不是
被黑客前女友
遥控了
分手已10年
这种恶趣味
她还没改变?

2019.3.5
 
 
《送女儿上学却想起了父亲》

那应该是一个八十年代
的夜晚
父亲突然跟我说
要送我上学
他在我姐姐
用过的作业本封面上
写了三个字
说这是你名字
你照着学会写
姐妹们都很高兴
父亲又开始
拿起菜刀
帮我削铅笔
我发现他削得
特尖
特细
然后他又找来
旧报纸
给我的语文
和数学课本
包好封皮
那个晚上
他有些激动
而往后的事实证明
他和我姐妹的兴奋
不无道理

2019.3.5
 
 
《无题》

进入告别厅前
他自我介绍了
自己
还要了
我电话
从告别厅出来后
他追上我
说以后有什么活
可以介绍给他啊
他退休之前
在中国教育电视台
写过专题片

2019.3.5 
 
 
《暗室》

我喜欢
把窗帘拉上

无论是做爱
还是写作

它让你能
冲出好照片

2019.3.5 
 
 
《写文字的人永生——悼舒平老师》

“有空来山上走走”
没想到当我
真的去到山上时
是最后的送别你

癌细胞太残酷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

诗歌《饺子馆》
《盼头》
《我拿什么抵挡恐惧》
你留在人间
最温热的心跳

2019.3.4
 
 
《奥秘》

每次经过
大葆台地铁站
手机都没有
信号
最近才算
搞明白了
原来此处
是丰台和房山的
接合处

2019.3.4 ​​​​
 
 
《一块京牌》

你说在你门面店
前砌了一堵墙
你的生意
还能做下去吗
中间的空地
我们连摩托车
也推不进去
所以只好转向
网上推广告了
这样也好
你用门面店的租金
用来广告推广上
现在我们只要租
自己住的地方就行了
每天等着电话来
不过从06年到现在
十几年了
不像你们大学生
有机会在这买房
我是只得到了
一块北京车牌
那也幸亏是
买得早
现在都要摇号了

2019.3.3 
 
 
《北师大》

因为伊沙
沈浩波他们的原因
我曾经也想过
要不要考考
北师大
成为北师大诗派
一员
但去年底的一次聚会
因为曹猪的原因
他俩甚至开玩笑说
以后不说自己
是毕业于北师大了
我为自己
没考北师大
松了一口气

2019.3.3 
 
 
《那么遥远,又感觉近……》

一位日喀则的
女子
(看名字是藏族)
通过我前同事
加了我微信
几天不说话
我终于忍不住了

她笑回
“喜欢读您的作品
我是做林业的”

2019.3.3 
 
 
《昆虫记》

老妈也学小齐
抓了一只虫子
(居然是蟑螂)
让闹闹仔细观察

2019.3.3 
 
 
《惊蛰》

老妈把盆养的乌龟
搬到楼下水龙头
给它们清洗
唤它们开始吃食

2019.3.3 
 
 
《与文友商量要不要把各自的老婆转化成女文青》

“都是文青
谁来做饭!”

2019.3.1 
 
 
《如此美景哪能错过》

昨天下班后
我没有坐班车
直接步行
去地铁站
在穿过荒林的时候
夕阳在西边
形成了最好的红日
看看四下无人
我就拉开裤链
对着它
尿了一泡

2019.3.1 
 
 
《论形式》

它原本是一滩

我将它吸入
钢笔胆后
再将它
写出来
成了文字
它是最美的诗

2019.3.1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