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贵锋 ⊙ 轮盘又转回来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9年1--3月诗稿(22首)

◎于贵锋



2019年1--3月诗稿(22首)



一月诗稿(5首)


大雪之后的平衡
 

雪带来新鲜的寒冷
和更多的汽车尾气
“像经济”这比喻
换角度注释冷空气
 
一堆火摊开在马路
一辆三马子开走了
被冻住的一段记忆
化开又很快结了冰
 
心病还需要心来医
爱会被爱缠住不放
例子在一张张脸上
天亮了它们不能睡
 
阵风从树枝吹来雪
月亮喜欢在天上飘
阳光和云搅拌成泥
黑黑地落在雪里头

早晨终于到了黄昏
河水有一张大镜子
在河湾里静静漂着
几只麻鸭来来去去

练习平衡的还有谁
门打开一扇关一扇
天上人间路不封闭
一颗星落一个人生
 
  
 
天上的一些事物
 
 
有些人叫它们星子
我叫它们星星
其实一回到老家
大家都喊星宿
有星宿没星宿
这是说天气
只有我这样无所事事的人
才关心它们的大小与亮度
把它们用隐喻固定在一些命运
其实星星星星地叫着
也没有一颗配合着亮一下
也没有一颗不爱听转身走开
真美!真壮阔!
不知何时像天空本身
它们代表了一种境界
浩瀚得无法靠近
 


真相


“快-快-快!”“慢-慢-慢!”
一个黄昏两种不同的意念
在发力。星星左右为难
总结讲话时破绽百出。
积雪青着脸,给每片雪
安装了微型消音器。直到
灰尘堵塞了孔洞。直到咳嗽
像一连串的内爆,雪乱飞。
在旧时代,时间是
一辆装满雪的列车
无所适从中脱了轨
--这小道消息比雪清白
南风一吹细软就卷上雪跑了路



边走边看:白雪•漆树•桥
  
 
冬夜里忽然想起夏天
北滨河路见到的漆树
绿叶更多红叶子更红
 
记起前几天再次路过
它们好像没什么特别
树在树林如人在人群
 
--边走边看--

河滩上雪还是雪模样
和公园里石墙顶一样
倒影在河面上铺层金
 
鸽子习惯了抖抖翅膀
黄昏在水磨房的窗口
灯笼一亮思念芹的琴
 
弹琴人性感着金丝雀
他的朋友怀念雁和马
水车突然进入风景区
 
依然是旧历更近传统
诚实依然不反对现代
柳枯枝冷寒气细细切
 
--边看边走--

白雪漆树再绕一圈
无人无车桥上有风过
引旧事物沐光星空下

夏天的漆树忽在冬夜
在北滨河路一片树林
绿叶更多红叶子更红



缓解
 
  
半夜,你们在用玩笑
试图稀释粘稠的悲伤
 
像两个过来人所知道
死也赤裸裸谈论孤独
 
瞧,在空荡的房子里
你们故意制造着回声
 
门推开一条缝又拉上
你们定被羞耻激怒了
 
月亮这条弯弯的虫子
小寒将至积雪被照亮
 
天路来自屋顶的漏洞
光从夜空探射入栅栏
 
嚯,充实已填满虚空
唯有做爱能向爱致敬

2019.1

二月诗稿(5首)


夜游园•观春灯
 
 
天猪驾临
公园里的树木慌乱起来
有的灵魂跑了
有的正在回来
而等待多时的
开始在门灯引领下不停地鼓掌
那只快乐的小猪不知发生了什么
想从天上下来
又被仰望的头颅阻止
“我多孤独啊”
被移情的小孩
人群中拿着手机
一阵乱拍
羞涩地接受了坚起的大姆指
想正步走过桥上的士兵
在桥中间停下
灯光围观他们整齐的脸和脸上的光影
下午消融的一部分冰
这一阵子
在湖面上又凸凸凹凹地冻住了
接受赞扬最多的依旧是
有计划地用几个灵魂
依序循环明灭的树
辉煌总在高处
低处最暗的人脸
方向相反也互不相问
它们笃信在一个小小的公园里不会失散
闪光灯不时捕捉到其中一张
每一张都写着“福”字
光不停地发光
亭子作为曾经的风景
作为观景者的成分此刻占了四分之三
它们都是经历者也是美的证据
都是框架的一部分也都能表达框架的质地
这又不是第一次--
白天已经被深深地教育
绝不会说公园的假话
它们坚信光不在了但发光的事物还在
如果想象力足够凝聚
还可以在夜重临前
把光不停组合不停打制直到
发明光合金



时与事

 
阳光那么明亮
那个快递员还没有送回我让他寄走的
一架结实而黑暗的梯子
他存身的公司像买卖精神的出版社破了产
“货源有限
渠道单一
这怪得了谁”
见多识广的朋友总结起来像领导在讲话
简洁而亲切
声音中有铁
“鼓掌是重点,必须用双手”
这一点从他的口吻中我已深深地领会



灭火·捕鱼·出口

 
头部?还是根部?灭火器的用法
后现代揪住不放:君不见
政治的灯芯绒泡在语言
甜丝丝的油里
明亮地晃。那可都是
最好的汉语。还有

左边抒情后
右边给轻盈装上了合金的椎骨
意义赋予日常纵向的暗中对抗
(这另一种革命在美的道路上
更为艰难,即便选择就是担当
也会赢得内行的尊重)。

这些古典的现代性
弯曲成一个时代与时间的穹顶。
只是火焰的头偏成了偏见
对着政治的敏感处不停地吹
另外的火焰便迎身就喷。

--顾左右而言他
是艺术也是病,仿佛扯犊子
也能扯出美来,印证矛盾
恰有内在的张力--
假设:公众是错的。但一般的
例外在括弧里。灭火器配置

技术和消防自有火急火燎的要求
我听到警报是多年前的一个深夜
醒来冷汗如雨下
死了的问题又繁殖出
更多的问题
几块头皮被看见,生姜一边擦
一边叹息:治玩疾最忌心焦。

倏然间万千事过河汊又纵横
“那怎么可能,那怎么可以
水中设电网
将大鱼小鱼粼粼波光瞬间全捉捕”
闪电突然插入,劝慰变成煽风
旧事物新事物一起在河水里熊熊

“写下即离弃”
“写下即死亡”
灰烬一点一点铺开
默然而嶙峋的影子子夜后更疯狂
黎明赏赐的光中午吃
大汗淋漓的梦里
比移情更高明的出口开在后腰--

那些低调其实一直尖着嗓子
靠后,再靠后一点,声音就被严肃
完全捏住,浇铸成一只铁哨子

 

膏药


狗皮贴过的膏药贴在膝盖上--
当他站着,时间就是重量;
当他走着,距离就是重量--
这一切没有改变,膏药贴在了
四千元省吃俭用划开的伤口上--
做腿的手术得一条做完
过一段时间再做另一条
腿的恢复期与替代品的有效期
免不了权衡
漫长的债务和生活的质量
哪个更接近壮年的坚韧度--
从润滑油渗透的对接处拆开
水车一段一段躺在河边看风景
那些腿骨般的钢轴
像还没有开始就被中断的疗程
隐藏着大于想象的希望--
这一切没有改变,膏药贴在了
爱的声音和独处时的眼神上--
当他躺着,长度就是重量;
当他做梦,醒来就是重量--
能不能再次高大再次看到远处
路过者也没有去想,而是被
事物之间这些莫名交错的关系
吓得生出幻觉:发着光
骨膜像夕阳仿制的另一张膏药贴在河水上



自然的绝对性:幻觉与依赖


一月某一天,沿往常线路穿过公园
--这件事不知不觉很快完成。
在公园外,我突然一身冷汗:刚才
穿过公园,公园里的所有事物
关闭了。我也关闭了。
仿佛公园与我不过是互为幻觉
而刚才,幻觉彻底消失了。

惊恐中回头,公园还在那儿
公园里的树光秃秃的
还突兀着在琢磨那些树叶
作为幻觉突然消失所带来的改变
它们的琢磨形成一种青冷的雾气
恰与早晨的天空相匹配。更深地

我知道公园所面向的依然是
它内部的事物。与它很熟悉
但还不具备打乱它内心的能力。
就像我的内心依赖于它活着
而它不,甚至不知道我的存在。

2019.2

三月诗稿(12首)



黄金心弦之遗事
 
  
“胡须面具男人。或笔触
涂过蒙娜丽莎上唇。”
 
粉扑顿住,又继续——
 
在任何艺术中这都会成为细节
虽然因忽略节奏的中断而忽略
其间伟大的呼吸
而力度稍弱
但绝对,断发以吹毛
“嘣——”
那么多黄金心弦从肉里连根拔出
堆成废物
 
“嘣——”
“嘣——”
……
 
——时间这个神偷,搬运着现场——
 
现实笑出了声:一拨拔反对者
             控制着未来的性别
 
仿佛在历史中窒息了一会儿
词庆幸喉咙里是泥
而非石块与铅——
以误解理解艺术本质
 
——拍子终于合上
铁锨终于齐挥,完成掩埋
电磁波主动造出庆祝的姿势和眼神
 


润物有层次
 
 
即便偶来,大雨只图个乐子。
中雨也只是在完成云的任务。
有一点意思的,是小雨,碰上根。
微雨微斜,渐入佳境。
丝缕气流似有若无最管用
是它在耐心地,一一唤醒。
 
——润物有层次——
喜悦浸透了的一枝玉兰花在早晨
在一个人路过时忽然开口



妙极 
 

春天把笑脸变了笑话
好不好经验隔空验证
叶芽比前天舒展一些
规律也分自然非自然
沉默,好吧,变金鱼
 
泡沫飞来飞去好快活
人性的配方一瞬万变
鼓不鼓腮等于戏不戏
原声填充洗衣粉水气
破破,噗噗,妙极了
 


突然
 
 
我开始抵抗。
抵抗自己。
抵抗到来的语言。
抵抗夜里的灯。
抵抗不请自来的快乐。
像一个被要求的抵抗者。
 


放弃


可以尝试。然后体会
轻了,重了。以及
在死去还是,活过来。
要继续。冬天开始的
春天要继续
学习辨认枝条,与繁花。
继续看虫子在树干上
独自爬行,凭着触觉。



冻石


风吹不进。水渗不透。
像压力压缩成的。
冰凉,坚实。“高质量”。
春天尴尬地笑着。
光也找不到缝隙。
孤独漂在太空。



蓝玻璃


不是玻璃外的天空发蓝。
枝条在外面不在里面。
幻象是眼睛通过镜头制造。
一切可以纠正。可以
从里到外依事实与逻辑更改。
但美不会这样做。
它有权组合与信任。



春日赞美诗


穿过公园钢雕、石头、树
风不经意擦净了
它们身体里的灰尘,而依旧
保持了自己空无的原貌
温润明亮地散布其中。
因木栈道的弹性与空阔更美。
见证。清澈以倒影
词语以其光,及柔和。



未到桥上


盯着看时,它仍然大声叫着
但少了往日喜气。自根部
向尖稍慢慢绿,草在表明
自己的方向。身后湖水
并非我熟悉的领域。新春
老公园,老路,甚至风
刚拂过面颊就老了。霞光
在早成忽然一下就铺开来
我还没有走到桥上。类似
情况一直在发生,代替生发。
手指握放不停,练习捕风。



优势


春天有能力
让沙尘在阳光中发亮。
四六开。三七开。
比例优势
让肺腑失调,心脉乱跳。
可说。不可说
在逻辑上接近姆雷特
低沉又宏阔的声腔。
雪是意外。无论如何
春天看起来真像春天。
试过冷暖,鸭子
蹲在水面一动不动
给树影和楼影看相。
多不同呀。除了摇晃。



鸭子逍遥与飞机喷气
 
 
一只领,五、六只随
逍遥、整齐、听话,小波浪翻开
一排深刻的记忆
比早上两架飞机在天上的划痕
持续时间长:它们
突然出现,平行向前
一行比另一行快一点,一行比另一行
消失慢一点,像两行
密集连绵雪白硕大的省略号……
一边暗示什么一边又很快擦掉自己 ……



信任


绿芽氤氲着枝条,也在既定时间
强调着柳树的存在
在重复与反复中白天到达夜晚后
星空保持清晰的仪式感
敞开胸怀被汲取的大河因此更开阔更自在

2019.3
 
(想看更多作品,邀请您关注本人公众号:
于贵锋的雪箱子;或账号:yuguifengxuexiangzi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