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瑟瑟 ⊙ 中国卡丘主义诗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从栗山回京后

◎周瑟瑟



黑痣

一位阿拉伯商人
拜见唐朝一位官员
透过5层丝质衣服
仍看见了
官员胸口的黑痣
我在马王堆
看到素纱单衣
但看不见
长沙国丞相身上
那一颗黑痣

2019.03.26

在柳庄的院子里

我、不嫁、瑞山
三个人聚在一起说着什么
只有柳树知道
左宗棠知道
他的故事在故乡流传
我最爱他抬着自已的棺材
上战场的那一段
人人都有一具棺材
但像左公那样
视死如归的已经没了
不要在他的院子里说
曾国藩是圣人
左公只是豪杰
天色渐晚
我们开车回长沙
没有人留下来
种茶、读书
等待世界的召唤

2019.03.27

这三天

回来的这三天
我忙于睡觉
忙于梦回故乡
我离开柳庄
柳树更清静
我离开父母的墓地
墓地生长蕨菜
我离开湖南
湖南下大雨
这三天
我昏头昏脑
像丢掉魂魄的人
天黑后
我对着南方
为自己喊魂

2019.03.28

柳树

池边柳树
但不是左宗棠本人种的
他亲手种的柳树在清朝
在当代
我们拿起锄头
到池边种柳树
100年后
亲爱的读者
请你到池边柳树下
读这首诗

2019.03.28

100年

朋友们来到我的故乡
他们走在我少年游玩的地方
但不知道我的故事
我的故事被“八指头陀”
和左宗棠的故事取代
古人总是别有一番滋味
我们谈论他们那个朝代
仿佛就在昨天
有人在真人大小的坐像前跪下
没有跪下的也是心服口服
再等100年
甚至200年
我们才能知道
我们曾经过了怎样一种生活
但那时我们都挂在了墙上
朋友们在我的故乡很快离开
他们带走了过去的100年
以及未来的100年

2019.03.29

50年来

50年来同期最冷的天气来了
我特别好奇
很想看看
阳春三月会冷到什么样子
透过玻璃我被窗前
枯树上的嫩芽惊住了
它们像不怕冷的少女
霸占了这个世界
我缩在冬衣里
想象北京郊外山区飘起了雪花
去年此时也下雪了
北京曾经5月下雪
那我就等到5月
我很想看看
5月的雪是怎样下的
5月的少女
穿着嫩绿的衣服
站在树底下看雪

2019.03.29

屈原的袍子

我从故乡带走
一把艾草
一把陈年艾草
一路上我都拎着它
仿佛拎着屈原的袍子
一件灰色袍子
我闻到了古人身上
特有的
植物的芳香
我昏昏欲睡
但隐隐闻到它的气味就醒了
春寒中打颤
艾草点燃了
艾草煮沸了
我艾草披身
像流浪的屈原
来到了北方

2019.03.30

疼痛史

谁家都有难言的疼痛史
这是一部无法算清的账
父亲死后
他的疼痛带到泥土里去了
母亲死后
她的疼痛也消失了
我活着我继续他们的疼痛
肩周炎折磨我三个月
持续的疼痛提醒我
父母亲在我这个年龄
经历的疼痛我必须经历一遍
这是每个家庭无法逃脱的命运
同样的皮肤、骨骼与血液
同样的体魄、性格与情感
同样的疼痛一阵阵袭来
母亲的呻吟父亲的忍耐
人到中年我开始学习
这真是一门好功课
每一丝疼痛
都是针刺在父母亲的身上
30年后我才接收到
这绵绵不绝的疼痛

2019.03.30

人们疯狂涌向斗米咀

油菜花头上压着一排轿车
那是喜爱野外的人们
疯狂涌向斗米咀
波纹缓缓拉开了河道
我去年抱过的一株柳树
在原地等我
可惜我提早回京了
一声声的炮仗声
一声声的呼喊
在斗米咀的水面
与河边树林中回荡
只有我与我故乡的朋友
才会对春天无名的
炮仗声充耳不闻
那本地方言的呼喊
是喊我们其中某个人
他们都在金黄的花丛里奔跑
我低声应答了一声
假装我还在故乡
追逐着快活的朋友们

2019.03.31

虱子大如猪

屈原的袍子上有虱子吗
他的袍子又大又薄
风穿过汨罗
他冻得发抖
如果他扔掉怀里的石头
就会从水里浮起来
我想一个老人那么瘦
穿着一件长袍子
在我故乡的江里挣扎
如果不是怀里的石头
如果他不紧紧抱着
纵然有一身的虱子撕咬
纵然他实在受不了
也沉不到江底
虱子在楚国大如猪
啃着诗人的硬骨头

2019.03.31

煤渣小路

清华大学的荷塘对岸
有一条煤渣小路
月亮经常出来
照着煤渣闪闪发光
荷花与煤渣
都是那么美
有人爱荷花
有人爱煤渣
朱自清二者都喜欢
是他发现了
这条煤渣小路
他走在上面
投下模糊的身影

2019.03.31

爆炸

春天来了
蜜蜂围着化工厂
嗡嗡嗡忙个不停
一声爆炸
炸晕了蜜蜂
养蜂人一家背着蜂箱
连夜逃向20公里之外
他们逃离了
漫山遍野的油菜花与苕子花
哪里能放得下15只蜂箱呢
杨柳树被炸飞了
油菜花与苕子花被炸飞了
养蜂人一家带着一群残疾的蜜蜂
逃到了黄海边

2019.03.31

茶壶潭

我并没有到过茶壶潭
茶壶潭茶壶潭
我听大人们说
他们刚从茶壶潭回来
我好奇地看着他们
听他们说起茶壶潭的事
他们的脸上
露出神秘的笑容
我想像他们
喝过茶壶潭里的水
好甜啊
他们在心里大叫
我至今不知道
茶壶潭在我县的什么地方
大概要往西走
穿过县城
渡过湘江
我看到堤坝上的柳树
像女人的头发迎风飞扬
茶壶潭茶壶潭
一潭湖水
遥不可及

2019.03.31

你们去鹅形山

你们去鹅形山
欢欢喜喜
像是去修道
“明年等你回来
我请你去山上吃鱼”
鱼在山顶游来游去
我希望鱼在这一年里依然快乐
我不会吃鱼
你请我一起修道吧
我无为而道自为之
鹅形山
一天天高大
一千只白鹅在水库里集体生活
它们亢奋起来的时候
在山间展翘高飞

2019.04.01

西西里柠檬
--给杨佴旻

“从小我就听说
西西里柠檬
至今也不知道它是一首歌
还是一部电影”
早晨你在意大利如此说
朋友们带你在步行街
黑手党大楼对面的小摊
吃了一种肉陷饭团
它的名字叫“阿兰Chian”
那是教父吃过的饭团
你紧捏一颗柠檬
新鲜柠檬汁滴在饭团上
就像你的水墨滴在意大利
黑手党的皮衣上
美好的生活
如一缕光线透明
明天你带教父来中国
来看宣纸
“阿兰Chian”
你今晚要记得画下来

2019.04.01

皮肤科
--给何大伟

我们坐在山腰饭馆谈论往事
透过后窗
看到省中医药研究院
附属医院的红色牌子
山巅有一间办公室
你穿着白色制服
在树林里移动
我向你讨教
皮肤病是血液问题
还是呼吸问题
岳麓山是一座医院
还是一座书院
山上有道士
也有众多医生
我想在这里得道成仙
隐身于林荫路
或者穿上白袍
坐在皮肤科
假装是你

2019.04.01

暗的花

暗的花
一座花的大楼
在小区山坡耸立
漆黑的天幕
繁花如星星
我站了一会儿就窒息
暗下去暗下去
显出脸的轮廓
我伸手摸到夜空
摸到躲藏的你
你在树上
与鸟蜷缩在一起
只露出半边脸
一只眼睛
下巴又尖又湿
我要找的人
为何嘤嘤哭泣

2019.04.01

讲古

站在墓地讲古
往事如坟头草
讲古的人
像是缝补一件百纳衣
要懂得惜福
要破除对穿着的贪求
要捡拾别人丢弃的衣服
偶尔睡到垃圾堆里
我往回翻找百纳衣
找到的都是新衣服
我还要穿很多年
要不断清洗
才能像弘一法师那样
悲欣交集

2019.04.01

与死去的人一起吃饭

他坐一边
桌子另一边空着
摆着碗筷
他的对面放着一个相框
相框里的人
面容清秀
显得比老人年轻
她生前一定是个美人
他默默向对方举杯
好像对面真的坐着一个人
周围全是食客
老人旁若无人
与死去的人一起吃饭
吃得比我们要庄重
生死饭局
我们还没有吃过

2019.04.01

咸嘉湖
--给路云

岳麓山脚下有一个咸嘉湖
咸嘉湖边有一个人在跑步
一条黑狗跟随
它15岁了
是他忠诚的仆人
他面色红润
身材匀称
梭罗在瓦尔登湖时
正是他现在这个模样
我沿山坡台阶上到他的居室
一张躺椅
让我睡下
窗外的咸嘉湖
“一个不规则的球体”
这是你的诗句
铺着深墨的湖水
湖水之上
盖着蓝天
一线白云跑过
那是梭罗到访的足迹

2019.04.01

唐朝官话

你来自洛阳
说一口唐朝官话
洛阳多繁华
街边开鲜花
屋檐线条流畅
官员服饰肥大
满月的脸
小巧的嘴唇
柳叶似的眼睛
你一开口
就是一口唐朝官话
太好听了太漂亮了
“夜儿个去西泰山耍”
我一学就会
仿佛天生的洛阳人
我怀疑我曾在唐朝为官
但我不认识唐朝的文人
他们骑着马
跑上跑下

2019.04.02

110接线员

电话里传来呼呼的风声
他一直在说--
我不想活了我不想活了
--你在哪里
你还爱这个世界
接线员与他一直在聊
突然听到“啪”的坠落声
他跳楼了
他的身体撞击地面的声音
在她耳边回响
现场留下一部手机
是与她的最后通话
接线员说--
我心里有不同人的悲怆
但我忍着不哭
她随时要接起
下一位告别者的电话

2019.04.02

自闭症

我国有1000万自闭症患者
他们像星星一样纯洁
我没有见过他们
但他们就像星星一样
出现在我的黑夜里
在我低头走路的时候
他们突然照亮
他们远远地看着我
像星星一样纯洁
面无表情
冷冷地悬挂
我显得更加孤单
我打开我肤浅的内心
去迎接他们丰富的
沉默的光芒

2019.04.02

记得去扫墓

《寻梦环游记》里说
人的一生会死三次
第一次是断气的那一刻
第二次是举行葬礼的时候
第三次是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的死亡
所以,你要去扫墓
你不去扫墓
死者会以为你死了
生命是相互的给予
死亡永远在下一刻

2019.04.02

北极光

梦到北极是危险的
因为北极我从没到过那里
没有到过的地方
居然梦见了
我仿佛返回了童年
北极折射绿色的光
把我惊呆了
我记得在童年时
随便就能梦见没有到过的地方
但梦见北极
要等到很多年后的昨天晚上
我在绿色的光里醒来
像睡在薄纱纹帐里
妈妈抱着姐姐
还没有生下我

2019.04.03

双角犀鸟

我靠近一棵菩提树
发现了一只犀鸟
它展翘滑翔如同摇撸
我从湍急的溪流
追到林中沟谷地带
它的双翼里
裹夹着彩虹
鸟类学家悄声告诉我
它正在给产卵的妻子运送食物
它的妻子躲藏在菩提树洞里
扒光了羽毛
如果它出现了意外
雌鸟与它们的孩子
就会在树洞里活活饿死
我赶紧后退到
它看不见我的树叶后
远远地倾听犀鸟
粗厉响亮的叫声
日落时分
我尾随它回到
被密集叶簇遮蔽的
另一棵大树顶上过夜

2019.04.03

拉丁别针

意大利半岛的拉丁人
发明了拉丁字母
我很想找到一枚
公元前7世纪的斗篷别针
它上面刻有最早的拉丁铭文
如果谁能找到它
谁就发财了
这几天我都在看
西班牙文和越南文
它们头上戴着向上扬的飘带
像我认识的拉丁美洲与越南女孩
她们身上别有一枚
拉丁铭文别针

2019.04.0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