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今日格言》(12首)

◎非亚



《今日格言》
  
1、
阿德里安•维拉•罗哈斯,一个阿根廷艺术家
在油罐艺术中心发问
“有时候你会想,在一个相互连接的宇宙中,谁在梦到谁?”
 
2、
日本艺术团体teamLab,以其标志性创作方式
将油罐艺术中心的5号罐
改造为大型沉浸式互动空间,鼓励观赏者在宏大却不失亲近的艺术作品中
思考“我”与世界的意义。
以高超的创作方式,结合艺术与科技等不同领域
体现全球文化发展的重要方向
 
3、
阿德里安•维拉•罗哈斯个展——
“有时候你会想,在一个相互连接的宇宙中,谁在梦到谁?”
代表了当代艺术界前沿和严肃性的发展思潮。
艺术家希望在创作中,反思人类文明史的众多重要转折点
激发观众以艺术为媒介,重新思索
自我与世界的关系。
 
4、
而有关自我

与世界,我是什么,我来自于哪里,我想起早上在池塘遇到的那只青蛙
它用一阵响亮的蛙鸣,跳跃
确认了自身在这个世界的存在,如同月亮升起
太阳落下,鸟儿飞在空中
星辰闪耀在夜空
每一种事物
其存在本身所表现出来的任何形式,都是自我的一次呈现与确认
 
2019/3/22



《神的工作》

神很不满意我的工作
看上去这里差一点
哪里又缺一块

似乎越老就
越糊涂
丢三拉四
行动越来越慢
某一件熟悉的事情,像丢失的勺子
在房间
半天都想不起

手和脚,也仿佛不听使唤
只是像一个工具
摆在桌面
这是多么糟糕的一件事啊
我开始认同神的看法
我开始打算抽出
时间,去修理
自己

我把我扔进一个房间
拿起工具,剪刀,螺丝批,刀和斧头
三下两下,噼里
啪啦
这里锤一下,哪里
敲一把
我去掉了多余的东西
不满意的东西
我尽可能把他修理得足够完美
尽可能和之前
有所不同

当我再一次站在房间
站在花园
站在人群的面前
不用吩咐,我脑子里经过修理的那台机器
已经开始咔嚓
咔嚓

2019,3,15



《白色的小球》

我手里有一只球
很小
白色,可以放入口袋

当我出门,这只球
被我随身带上
在地铁
它和我一起越过了安检
那道门

有时当我感到事情的无趣
无聊,一群人围着
两只斗鸡,在街头花园
起哄
我会从哪里走开
去往别处

我从不担心自己不够快乐的问题
我带着这只神奇的小球
到处乱走
有时会把手伸入口袋
有时掏出来,把那只小球
扔向前面的一块草地,或者蹲下来
在水泥地上
拍击

如果你需要,这只白色的
小球,我可以送给你

2019,3,16



《我的朋友》

我坐在门廊哪里
等一个朋友过来,喊我出去喝酒
现在朋友还没有到来,我坐在
一张椅子里看一本书
我的邻居,有时会从花园那边
跟我打招呼,花园外面的
篱笆,几个小男孩在玩一只足球
隔壁的大妈刚从菜市场回来
她家的小狗会冲出去
咬她的裤脚
兴奋地摇摆尾巴
现在时间还早,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
照耀着周围的樟树和灌木丛
我的朋友还没有过来
但今晚的酒我已经准备好了,袋装花生
也塞在塑料袋里
一本我打印的诗集,正摆在书房的桌面
那是酒桌上用来给大家翻阅的
我交代厨房忙碌的妻子
不用煮我的晚饭
我等待手机响起的一刻
我的朋友像一阵风
穿过前面的草地,突然来到我的跟前
这是多么美妙的一刻啊,我的屁股终于离开了
一把硬木椅子
喜悦犹如一只大鸟
扑棱着翅膀,降临我们的头顶

2019,3,16



《吞食一只橘子》

用手指把橘子的皮撕开,再扯掉
完美的那个圆
开始被破坏。撕扯在继续,直到皮全部剥离
紧接着是对果肉的侵犯。把结合紧密的另一个圆
拉开
分成两瓣,甚至一瓣
又一瓣。这些极其甜美的果肉随之被
送进口腔
一阵咀嚼之后,通过一条
垂直的通道
全部落入黑暗的躯体,果皮随之被清理
扔进红色垃圾桶
手洗干净,嘴唇反复舔了舔
水平的桌面与房间
仿佛没发生过
任何什么

2019,3,19



《发光体》

某一个乱七
八糟的梦
在凌晨四点多,让我突然
醒了过来

喝水
爬起来上洗手

然后又继续

之后的一个多小时
过得尤其的


现在的情形是
我又一次
醒来
在枕头
与被子之间

我知道上

很快会抱着一个发光体
从地平线下面
飞上来

在一个属于白天的
时间段

在一条河以及
喧嚣的快速
环道

这个发光体
会一直
照耀人间

2019,3,12



《两次生活》

有一次生活是在梦里。另一次更多的
生活,是在现实
或者当下。梦无法把握,说来就来
说走就走
类似错乱的蜘蛛网
挂在卧室窗口和房间角落。它们各色各样
稀奇古怪,又难以捉摸
在你的大脑皮层留下各种幻影
外加各种禁忌
我们在梦里假装快乐
假装抓到了一只鸟,假装很有收获
假装拿到了好大一笔钱
用都用不完,成功就像一辆豪车
停在草地和花园
我们急着把梦里经历的一切写进白纸里
把得到的翅膀
像衣服整齐地叠进柜子,哦,我们到底得到了什么
上帝,月亮,蟋蟀,含羞草
包括飞过天空的一颗流星
都不会为我们解释
放弃追逐那些讨厌又令人恼怒的梦吧
在现实的房间
我拿一把大剪刀,咔嚓咔嚓地,剪着一块旧抹布
还有阳台上干枯的
植物树枝

2019,3,12



《安静》
 
要做到安静,其实并不难
但要做到极其安静,难度会翻十倍
 
我见过安静生气,然后掉转身
出门,离开我
到了外面
因为它觉得我这个家伙太吵了,比如我在房间
走来走去,大声地播放CD音乐
唠唠叨叨
坐到椅子上或者临睡之前,总会不由自主去翻看手机
(像一个成瘾者
缺乏定力)
一些很小的事情,总会干扰到我的视线
和注意力,如果去找医生
把听诊器靠近心脏,大概会发现哪里
有一群密度很大并且
嗡嗡叫的鸟群
 
哦,我确实有点不够安静
我在想,我是怎么一步一步失去安静这个宝贵的玻璃瓶子的
是某一个早上出门,遇到一辆救火车
在台阶摔了一跤
还是白天,遇到一个热门话题
跟一个有不同观点的人
有了一番争论
也或者在午夜,接到一个意外电话
惊喜瞬间充满房间
和之后的梦
 
确实如此
安静一直想让我,做一个有涵养和分寸的人
在我控制不住自己,想冲出
房间之时
只有我脑海深处最忠实于我的那个人
拉住了我突出的衣角,他伸手示意让我平静,安静
让我深吸一口气
让我坐下来,喝杯茶
平复起伏与激烈的情绪
 
安静这种东西要获得其实并不难
但要做到极其安静
难度要翻十倍
安静最真实的想法,是让我远离喧嚣的大街,人群
乱七八糟的信息
回到自己的房间,听从于内心
在打开的门窗
只接受风,鸟儿,云朵,还有雨水,花草
阳光,月亮,以及夜晚闪烁的
群星的召唤
 
2019,3,18



《房间》

他在第一间房,做出一个鬼脸动作
在第二间房把头部凑近
一块镜子
在第三间房,他抓住了自己的头发
在第四间房他脱掉上衣
把手扬起,在第五间房,他把窗帘拉开
把自己扔到床上
在第六间房,他坐到椅子上
看一本存在主义的书
在第七间房,他给朋友打一个电话
有关绳子,寓言,蛇的故事
大笑着他在第八间房,在碟子上放好勺子与刀叉
准备和自己共进烛光晚餐
在第九间房他看一部电影,时间在穿越
楼梯


两个楼层里的人互相看不见
在第十间房他抓起一个枕头,打开CD
音乐瞬间充满每一个角落
在第十一个房间,他把没用的玩具放在窗台
灰尘和阳光会落在上面
在第十二个房间,他把自己那颗心
掏了出来
放在台布上直视
多么生动的一幕啊,在第十三个房间
他在纸上写下了一行字
诗=潜意识。秘密。刺激
与行动
在第十四个房间,他把一幅讽刺独裁者的漫画
偷偷贴在了楼道里面

2019,3,23



《记一次散步》

在小区的环形路散步
黑色外套下的身体开始缓慢
之后越走越快
我的双脚和我的头脑一样
只专注于行走这件事
双手配合着大腿,在身体的两侧前后摆动
在扁桃树以及高楼的注视下
这是多么自由轻松的时分
无声地落在肩膀上的
夜色,像一阵风
向后退却
我躲避着一辆行驶过来的汽车
在被车灯驱逐又重新涌过来的黑暗中
又再一次继续
当时针指向另一个刻度
楼下发廊那对年轻的夫妇开始打烊熄灯
关门回家
在窜过路面的一只猫的神秘中
我走上台阶
结束了这一次散步,夜空中遥远的一颗星
我亲爱的朋友啊祝你晚安
与好运

2019,3,24凌晨



《孤独是一枚彩色胶囊》

孤独是一枚彩色胶囊
在这颗胶囊被从
瓶子倒出
之后

被摊放在一个人
的手

准确来说是
掌心
那个站在厨房地面
没有说话的
男人
看了看这枚胶囊
觉得它可爱
并且完

一颗彩色胶囊
被那个男人从一大瓶胶囊中倒出
从一个密集在一起的
集体
变成单个
个体
在头顶灯光的照射下
这枚孤独的个体表面有一种微微的闪光
但在几秒的停顿之后
男人通过杯子
透明的开水
张开嘴
把这颗彩色胶囊
瞬间送入了渴望获得的身体
在地板静静站立几秒之后
那个男人转身
离开了
厨房

2019,3,26



《凌晨醒来》

上帝让我在凌晨四点钟醒过来,没有答案,不为什么
只是让我独自一个人醒过来
没有人一起,去分享,吞食这种孤独的时刻,无法言语的时刻
而在那样的时刻,在周围的黑暗又一次覆盖我的时刻
除了再次,拉紧盖在肉体的被子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再次
想到你

2019,3,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