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与镜

◎王心



雨与镜

 

去山里那天雨很大,粗铁链一般撞下岩去

抑或试剂,徒劳地要溶解无名姓之人

崎岖的过往,森林束紧囚衣

从午时起我就困在雨做的石棺

听见遥远的下方荡起金戈声

世界被接管了,一个临时爆竹坊

炸裂的马群散出硝石味,亮铜盘上奔逐

瞳光如黑铁汁,传染世事的愤怒

容纳死,和盲眼的丘壑

 

于是荒岭为我立一面水的巨镜

像竖起来的大海,林间出没横跃的海豚

疏密如一种新病,生成整个镜面的弧度

我被训练去熨平这些过密的波纹

要在已发生和未完成的事件国度中

分拣轻重,或是用火焰之力勾画群山

来自旧地的呜咽仍在加速变黑

流域纷乱不宁,引致镜面的抑郁

从冗时到乱河,尽是需要剥离的铜屑

镜中世界像在远处展开一幅残破古卷

流言将墨字湮灭,化作某种地方性磷火

 

“如果你问起,那么这类似于纵横之术

仿佛镜中是一个多维世界,时间悬停”

 

“你是说,经由一面镜子你可以决定……?”

 

“不,是各种渐变决定我,镜外并非事外

我手中的锉刀并不占有这些机械脑回

我只是引申,像一个惯于使诈的观念骗子

难道你以为侏儒们都呆在免责的‘中间地带’?①

于今,我谙熟物象的合纵连横

干预建设,输出价值,并且承诺拆毁

相比你的水墨,这儿更像一个朋克工场

是各种成像的变形。你们这些地图爱好者

为什么热衷寻找已经消失的王国?”

 

“只因我们虽非神族后裔,也把逐日当成正业”

 

“在镜中,我曾用心勾描过一只白色老虎

山地部落尊崇它,为此用尽了整个冬天的雪

你们这些孱弱的平原之民

甚至在梦里都不配听见它的怒吼”

 

“这听上去更像是一个坏消息”

 

“毋要回避,你们充其量是一些过渡性人物

——如同那些小鬼”

 

“我可否提醒你,中原地区灾难频繁发生?”

 

“先师从未明言,如果镜中成像模糊不清

我们是不是就进入末世,一个不宜居的时代

但你们的天文学预报说最近有异星凌日

而我的镜面开始凝结晦暗的雾气”

 

“这个时代太多不幸……”

 

“请不要归咎于一个磨镜人

让人听见‘众神的哄笑’②是不明智的

我只能将之伪装成意外事故

何况大众谎言也开始点缀某种极限的高光
帝国需要一个影子,历史需要一个反向的帝国

作为工具的悖论已过时,只有各种不明产物

而现实是一种‘中国废话’”

 

注:

① “魔鬼是存在本体的中间地带,是所有深度和高度的否定,是永恒的平面,永恒的鄙俗。”(梅列日科夫斯基)

② 荷马史诗多次写到“众神的哄笑”。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