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婵娟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李婵娟2018年诗选

◎李婵娟



◇这一生

我想干干净净的活着
一辈子只跟一个男人睡觉
为他生儿育女
洗衣做饭
病了给他喂药
死了给他守灵
把一个女人积攒一生的爱都给他
恨也给他
所有的温柔都给他
粗鲁野蛮风骚下流卑鄙无耻都给他
笑也给他,泪也给他

是的,这一生我原本想干干净净的活着


◇玛莲娜

在这偏远的小村庄
没有男人见过比她更漂亮的女人
当她穿着波西米亚长裙从客栈走出来
路边吃草的牛羊都停止了咀嚼
作为村子里的临时教师
她给废弃多年的幼儿园带来新生
清晨,当她带着孩子们奔跑进白桦林
那欢声笑语的一幕
仿佛神灵给村庄带来了奇迹
回客栈的路上她就变了
她不说一句话
看不见任何人
只是一头撞进正午刺眼的阳光里
不停地往前走,不停地
打破阳光
打破空气,最后
打破了自己
譬如此刻她站在一株向日葵底下
对着电话大声喊叫——
我就是个贱人,你满意了吧


◇旧时光

隔壁超娃又打了弟弟
姐姐偷了神翕上的春雷
埋在了超娃家灶塘
爸爸拿着鞭子在山里找姐姐
姐姐躲在柴房里睡着了
雪下了一整夜
妈妈倚在门边哭泣


◇晚安,洛丽塔

我梦见长满络腮胡的男人
从月亮上跳下来
掰开窗户上的铁栏杆
径直走到我床前
用他的大胡子温柔地扎了一下我的脸
轻声说
晚安,洛丽塔


◇无聊

我常常一个人在院子里闲逛
追赶着风吹走的纸片
或是向前踢着同一块碎石
后来我就在闲逛中
撞上了李先生给大崔戴绿帽子
就像在草地上看见两条蛇绕在一起
在这种情况下
我总是忍不住朝它们扔石头
想把两条蛇都打死


◇性欲

初夏的夜晚
刮着黑色温暖的风
像一条深不可测的暖水河
叫人见到就想脱光了衣服跳下去
此刻我心里就流着一条这样的暖水河
我要干的事不过是把这件事说一说


◇智齿

我的智齿发炎了
右半边脸肿了
扯着耳根子疼
但我不去看医生
不吃药不打针
我喜欢这多余的事物带来的疼痛
令我吃不好、睡不好
时刻保持清醒


◇樱花湖

春天是疯子的好日子
想怎么疯就怎么疯
一个堪称尤物的女疯子
一边跳舞一边脱衣服
脱光了衣服跳进落满樱花的湖水里
再也没有起来
这个女疯子真是疯


◇花花

跳湖的尤物是花花
看见男人就脱衣服像饿虎扑食的花花
如果那天夜里
刘医生没有走进那间房
花花也没有在房间里呻吟浪叫
刘医生还是个好医生
花花也是个好花花


◇玉皇大帝

三十岁的疯子对二十岁的疯子说
新来的白衣天使,长得还可以
二十岁的疯子对三十岁的疯子说
天使算个屁,我是玉皇大帝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