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于军 ⊙ 杨于军翻译专栏

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杨于军读诗之一八一

◎杨于军



杨于军读诗之一八一
——从诗人和翻译而非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清明草》

朵而


这些天不再阴冷
三月走后
有人开始将草磨成粉作引子
药膳房先生说消停不消停
春后即服

墓地回来
挂念容易生根
一些零碎光爬在蝴蝶身上
嫁接大片豌豆花
同时也往槐树弯曲了一个冬季的弧度里钻

梦里那个人
是喊着要见吗
先生没有作答
他顺手抓取的一把药膳
正一一别过


【杨于军读诗】

不知不觉就被朵而的一首诗俘获。仿佛旅行中的一段奇缘。避不开。
喜欢这些文字的柔和温婉,始终相信真正的强大不在于表面的锋芒,而是时间的积淀,水滴石穿,静水流深。
仲春的暖意,细致的草末,消解了清明的阴郁,让记挂的心落下来,不能根除,毕竟缓和了。知道要和不断前来的时光相安。
好在还有碎光,寄托在蝴蝶轻盈翅膀的闪烁上,仿佛对生的豌豆花,豆苗藤蔓“钻”进槐树的臂弯。
“将草磨成粉”,“生根”,“弯曲了一个冬季的弧度”其实都是过程,需要等。
随着诗人几行词语,我们就过了数日,数月。

放不下的人会来梦中相见,见了,就别过一次。再想,就要等下一次。

不论是药膳坊先生还是草药,都不过是媒介, 我们和自己的对话,和逝者的对话,全在安顿下来心里。

【杨于军英文翻译】


Qingming Grass(Herba Gnaphalii Affinis)

No longer gloomy the days
Following March
Someone begins to grind grass into drug primer
As a pharmacy doctor reminds me to take right after spring
Whether the symptom clears or not 

Back from the cemetery
Missing thoughts take roots easily
Some light fragments climb onto butterfly
Graft on a big spread of pea blossoms
Whose vine squeezing into the scholar tree arc formed throughout winter

Is the one in my dream
Asking to meet?
Doctor makes no answer
But picks up a palmful of herbs at hand
And sprinkle down bit by bit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