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希维亚托夫斯卡诗选

◎李以亮



波希维亚托夫斯卡诗选
【波兰】哈丽娜•波希维亚托夫斯卡
李以亮译


永恒的终曲

我向你许诺过天堂
那是一个谎言
因为我将带你到了地狱
进入血红——进入痛苦

我们将不会走在伊甸园
或透过栅栏,窥望
盛开的大丽花和风信子
我们——将在魔鬼的
宫殿门前,躺下

我们由黑暗的音节组成的翅膀
将如天使一样沙沙作响
我们将唱一首
简单的人类之爱的歌曲

在路灯的闪烁里
在闪亮的那边
我们将亲吻
我们将互道晚安
我们将入睡

在早晨,守夜人将从油漆
剥落的长凳,跑向我们
并讨厌地大笑
他会用手,指着苹果树下
坠落的果核


一个提醒

如果你死了
我不会穿淡紫的衣服
我不会买彩饰的花环
风中低语的缎带

不要那些

一辆灵车会到来——就那样
一辆灵车会离开——就那样
我将站在窗边——看着
我挥动我的手
我挥动围巾
向你道别
独自站在这个窗口

在夏日的时光
在疯狂的五月
我将躺在草地
温暖的草地
我会抚摸你的头发
轻吻蜜蜂的绒毛
——刺人而可爱
像你的微笑
像暮色

然后,会有
银色的——也许是
金黄的,或红色的
晚霞
微风
对青草无休止地低语着
爱情——爱情
让我不愿起身
离开
你知道的,离开——意味着 
回到我那该死的空屋


“我寻找你,在猫的绒毛里……”

我寻找你,在猫的绒毛里
在雨滴里
在篱笆桩上
我背靠栅栏
太阳——旋转
——一只苍蝇,落入蜘蛛网
我等待着……


论麻雀

麻雀是最高的天主教徒
相信一切
相信太阳下的幻象
相信枯干的树叶
从不说谎
不偷盗
不啄食地上的豌豆
当一切转绿的时候
在温暖、敏感的三月
它们不叽叽喳喳
不在栅栏上飞行
允许自己
被虎斑猫的利爪抓住
像受折磨的圣人死去
以最深的勇气
为其未遂的罪而死去
这就是为什么,在圣诞之夜
只有麻雀,而非他物
优雅地行走在最高的圣诞树上
啊,它们在哭泣


爱情是什么

一场攫住小屋的大火——以一个醉汉的
吻点燃屋顶的稻草。
一道闪电——喜欢高大的树木——被囚于
公寓的水——被自由与饥饿的风
释放。
一棵松树的长发——被风之手指爱抚——构成
一首疯狂感激的歌曲。
一个女人溺毙的头——她在水里轻轻
张开手指——对死去的太阳微笑。
她被拖上岸——久久地哭泣,直到悲伤的人们
把她放到地上,才会干透。
一场大火。


“你说:晚上我来找你……”

你说:晚上我来找你,你像
一只卷曲着入睡的温暖的猫。 
我整个夜晚都在等你。
我将嘴压进枕头,我扎起头发,
在光滑的床单上它有着枯叶的颜色。
我的手陷进黑暗,手指环绕着
寂静的树枝。鸟儿睡了。繁星
不能在厚重的云层上飞翔。夜
在我体内一分一秒地——生长——
红色的血小心地跳动着。
从紧闭的窗口,一轮冷月
缓慢、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


“我对身体没有往日的柔情……”

我对身体没有往日的柔情
但我忍受它,如负重的牲口
它是有用,却需要不厌其烦
应付痛苦和欢乐、痛苦和欢乐
有时它在狂喜中凝固
有时它成为梦想的避难所

我知道它曲折的走廊
我知道疲劳从何而来
哪些韧带会因为大笑而绷紧
我知道泪水独特的味道
与血的味道是那么相似

我的思想——一群恐惧的鸟
它们以我身体的皱纹为食
我对身体没有往日的柔情
但我从未如此强烈地感到
我之所及,远不超过一臂之距
高不不超过踮起脚尖的高度


“我说,早上好……”

我说,早上好
路过一棵山楂树
挂满雨滴
我说,早上好
心想蝴蝶的翅膀
有着离别的色泽

你好,公海
深蓝的太空
屈从于你的低语
海浪发白的嘴
你好,地球
我来,为了照应你
我来,用我的身体
收割你青春的智慧
我来,为了离开
在每个瞬间
每个黄昏
夜复一夜
日复一日


“我们成为彼此的抒情……”

我们成为彼此的抒情
坏脾气
一点一点
被扔进傍晚的天空

我们的手指张开
突然开成
篱笆下淡紫的花

迷醉于芬芳的气味
我们徘徊于群星之间

不安,闪烁
想到未来
星星对我们喋喋不休
晃着启示录般的手指


“那么多心灵奔向你……”

那么多心灵奔向你
所以,你应该存在
你以无限慷慨地
用太阳给我的痛苦镀上光辉
我再次向你祈祷
温柔

无论谁,相信你
并跟我一样
强烈地需要你,都会充满力量

最贫困者
是被剥夺了神圣的人,像一月的树
棕色的树干
在耻辱里起火燃烧
请听我说
我祈祷温柔

请给我降下雨水吧,恩慈的咸雨滴
给我无用的双手
给我温暖的嘴唇,降下雨水


“我温顺地爱你……”

我温顺地爱你
你看
我甚至爱我的手肘
因为它曾经是你的私有

显然,舍弃一个人 
最真实的财产拥有
头也不回
也是可以的

显然,呆在
地球正在冷却的内里
也是可以的


“每当我想活下去,我就大喊……”

每当我想活下去,我就大喊
每当生命要离开我 
我就抓住它
我说——喂,生命
请不要走

他温暖的手握在我的手里
我的嘴靠近他的耳朵
我低语着

喂,生命
——仿佛它是一个
即将离开的情人——

我搂着他的脖子
我大喊

如果你走开,我会死去


“生命之墙坍塌……”

生命之墙坍塌
我剥开黑暗的种子
树顶飘落的秋天
从我的手里取食

在秋天的红翅下
麻雀暗淡
血在风中旋转坠落
渗入大地

凭着一种久远而无限的直觉
我感到,像贴着青草的
脸颊感到草根匆匆生长
进入了春天

进入春天?


“我不知道如何只是一个人……”

我不知道如何只是一个人
在我内部有一只受惊的老鼠
还有一只嗅着血迹的雪貂
还有恐惧和追逐
多毛的肉
思想

我不知道如何只是一棵树
持续生长,或者树枝繁盛
不是我唯一的目标
或者结出果实
或者开满花朵

我好奇地割着树皮
我擦亮凝结的树脂
我每天将活的组织
转化为词语的火种

以文字
诉说我的痛苦
仿佛抒情是一把钥匙
适于打开
很久以前就已关闭的天堂



以生之热情,对抗死之阴影


哈丽娜•波希维亚托夫斯卡(Halina Powiatowska 1935-1967),出生于1935年5月9日,那是春天——季节的春天,也是年轻波兰共和国(第二共和国时期)的春天。她做少女时候的名字叫海伦娜•梅加(Helena Myga),她容貌姣好,气质迷人。1939年,战争来了,她虽然幸运地活了下来,却在九岁那年冬天,由于长时间受冻而心脏严重受损。战后她从她出生的小地方切斯托克霍沃(Cezsetochowa)来到首都华沙和欧洲最古老、也是波兰最大的城市克拉科夫求学。因为之前罹患严重心脏病,不得不寻求有效的治疗。但她身体虚弱,乘坐飞机出国对身体的承受能力也是很大的考验。1958年,她只得乘船到达美国费城,准备接受心脏外科手术——好心的波兰人和波兰侨民,为她募捐了一切费用。当时,手术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恢复迅速,更令人惊奇的是,这个年轻姑娘执意选择留在美国求学。她很快被马萨诸塞州的史密斯学院录取,虽然那时她还不能熟练地说或读英语,她却在仅仅三年时间内就完成了全部课程的学习,并取得硕士学位,这是1961年。此时她获得了一个全额奖学金机会,本可以在斯坦福大学哲学系这样的名校攻读博士学位,但她却放弃了机会,毅然选择回国。回到欧洲后,她短暂游历了巴尔干半岛和其他一些国家,最后回到克拉科夫,在著名的雅盖沃大学注册,准备一面继续其学术研究,攻读博士学位(她的研究的领域是分析哲学),一面创作风格清晰、明亮而暖人的诗歌。然而,终其一生,波希维亚托夫斯卡一直都生活在心脏病的阴影下。她常常会感到呼吸困难、急促,胸部疼痛,需要长时间和充分的卧床休息。为了增强体质,她经常在楼梯上做跳跃练习,以图锻炼心脏活力。
波希维亚托夫斯卡渴望生活,并没有沉迷于个人身体和精神的困苦。这不仅可以从她当时创作的诗歌、写给友人的书信得到证实,也是与她交往过的人共同的评价。在一所疗养院治疗期间,她遇到一个过晚期病人阿道夫•波希维亚托夫斯基,他们相爱并结婚,但丈夫在2年后病故。波希维亚托夫斯卡深感悲痛,但她的性格里有着极强的韧性。她重新开始了生活,诗歌写作依然不乏明亮的色彩。与她的同代人写作相比,其诗在敏感性、力量等方面毫不逊色,因此也很快成为波兰当时著名的诗人。不幸的是,波希维亚托夫斯卡1967年10月在华沙再次接受心脏外科手术时,死于术后并发症,年仅32岁。
波希维亚托夫斯卡去世后,波兰国内先后出版了多种她的诗集,最主要的是四卷本的《选集》,其中头两卷为诗歌作品,近五百首抒情诗。直到1997年,为纪念哈丽娜•波希维亚托夫斯卡逝世30周年,在克拉科夫,出版了波兰语和英语双语对照的诗集《真的,我爱》,所收作品多为爱情诗。在半个世纪里,她的作品还被翻译成英语、法语、意大利语、波斯语等在世界各地出版。
波希维亚托夫斯卡诗歌最显著的特征,笔者认为,是她的诗歌里穿透死亡阴影的顽强生命力。
笔者将她与北欧女诗人索德格朗做过一个简单的比较。这二位女诗人都是一直生活在严重疾病和死亡的威胁之下,但从索德格朗的诗作来看,她似乎一直在死亡的阴影里徘徊,当然,她也是不乏生命力和反抗意志的,已有论者指出,她所依靠的哲学武器是尼采哲学,然而,正如尼采也不脱悲观主义一样,索德格朗的大多数诗作都笼罩在一种阴郁、迷茫的阴影之中。但是,诗歌的悲观主义是哈丽娜•波希维亚托夫斯卡明确拒绝和反对的。她看到艾略特诗歌的流行和影响,她说“悲观主义俘获了我们的头脑,/如草在油的表层”。她讽刺说“你可以看到这点:从各种当代诗选集/以及/那些刚满三十岁/人的眼中。” 
然而,波希维亚托夫斯卡借以反抗悲观主义的,不是简单的乐观主义,毋宁以萨特的话说,是某种“严峻的乐观主义”。作为一名尊重个体感受之真实的诗人,她的诗歌里,所有来自生活和经验的细节、体验,浸透着活生生的疼痛、挣扎和反抗,无不体现出诗人“可以被战胜但不能被打败”的坚定信念。
她有一首无题诗,这样写道:
 
         假如我伸出双手
         尽力伸
         我会碰到一根铜质导线
         电流川流其间
 
         我将
         迸作
         一阵灰雨落下
 
         物理是真实的
         圣经是真实的
         爱是真实的
         真实的,是疼痛
 
一切都是真实的,连同死亡的疼痛。不难想到,这可能是作者在产生自杀情绪的瞬间写作的一首短诗;诗人并非如有的研究者所认为,从未产生过自杀性的意图,而是以肯定生命的热情,否定了自杀的念头。尼采曾在自传中写道:“正是在我的生命遭受极大困苦的那些年,我放弃了悲观主义,自我拯救的本能不允许我有怯懦的软弱的哲学。”我们知道,尼采最终走向了他的“强力意志”的超人哲学,但依然打上了浓厚的悲观主义底色。作为诗人和一个分析哲学的学者,波希维亚托夫斯卡所坚持的,是她借以对抗死之阴影的生之热情。这种热情,正是叔本华所谓“使艺术家忘怀人生劳苦的那种热情”,是“艺术家的优点。”它也是波兰诗人扎加耶夫斯基后来在他的文章里宣称要捍卫的热情。
以译者对波希维亚托夫斯诗歌风格的了解,她极重视词语的简洁和新颖,同时,对于意象的选取,尤其注重让它们浸透个人独特的感觉,以造成陌生化的效果。而陌生化的分寸,也是极其重要的。波希维亚托夫显然清楚这一点。因此她诗歌的风格毫不晦涩,相反,她的诗歌以质朴、清新、诚挚的格调取胜。作为一名女诗人,她的诗毫无那一时期激进女权主义,以及后现代主义思潮的影响。她的诗是扎根于波兰诗歌和文化土壤的艺术之花。这些,从她的作品里不难清楚地感受到,在此就不多赘言。
研究哈丽娜•波希维亚托夫斯的学者甚至认为,如果她的写作不被死亡中断,赢取诺贝尔文学奖也不是太过大胆的假设。当然,假设终究是假设。但是,为波兰赢得诺贝尔奖的另一位女诗人,一贯惜墨如金的席姆博尔斯卡,却为纪念这位杰出女诗人,的确写过一首题为《自体分裂》的诗,让我全文抄于此,以怀念这位才情卓越、过早离世的诗人:


遇到危险,海参便将自身一分为二。
它将一半弃予饥饿的世界,
而以另一半逃避。

猛然一下就分裂为死亡与得救,
惩罚与奖赏,一部分是过去一部分是未来。

一道深渊出现在它的躯体中间,
两边立刻成为陌生的国境。

生在这一边,死在另一边,
这边是希望,那边是绝望。

如果有天平,秤盘不会动。
如果有公道,这就是公道。

只死需要的一部分,不过量,
再从残体中,长回必要的。

我们,也能分裂自己,真的。
只不过分裂成肉体和片断的低语。
分裂成肉体和诗歌。

一侧是嗓门,一侧是笑声,
平静,很快就消失。

这边是沉重的心,那边是非全死——
三个小小的词,仿佛三根飘飞的羽毛。

深渊隔不断我们。
深渊围绕我们。
                       


                   (刊《诗歌风赏》2018年第2卷)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